從制裁看特朗普對抗共者的魅力

0
25

【文:三郎】

由於武漢肺炎的輸出、大量穆斯林被迫害,以及對香港的破壞與壓迫,特朗普曾揚言要北京付出沉重的代價。選舉後,他的承諾正逐一兌現。

特朗普剛簽署了一則行政命令,禁止所有美國人以及美國公司投資三十一間由中國軍方所擁有或控制的中國企業,這些企業,包括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及監控設備的製造商:海康威視。

筆者查閱特朗普簽署的那份官方文件,發現美國政府透過調查所制裁的公司,大多是一些「表面上」民間私營,但背地裡卻直接跟中國軍方合作的企業。而相關的制裁範疇,不外乎最為明顯的軍事情報、智能科技,以及國安器材方面的公司。

然而,若仔細察閱條文,卻能發覺特朗普政府留有「伏筆」,因為在定義的部分,白字黑字的指出了凡是國防部部長認為與中共軍方有關的公司,不論是「直接地」或「間接地」在美國營運,亦必須在限期內撤資,此舉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國防利益,為安全起見,從此不相往來。

可是,如今中國政府與在美華企商人或投資者要面對的問題是:條文裡,什麼是「間接」?

科網科技與工程器材,可說是跟軍事「直接」相關。然而,整套軍事系統在營運上,所涉及的原材料跟物流公司,還有處理箇中金錢來往的銀行,又算不算?那個被制裁,因而強要撤資的範圍,若要「上綱上線」下去,可說是一個「無底深淵」。我們回看人大那些野蠻的「釋法」,就知道中共向來擅長此道,日後美國面對中共進一步製造的不公不義,會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正是特朗普的狠辣之處,而我們亦必須留意他最近的舉動。因為數日前,於十一月九日,前國防部長 Mark Thomas Esper 遭特朗普無預警底下突遭撤換,新上任的,正是美國反恐中心主任 Christopher Miller,他的功績之一,便是曾針對威脅國家安全的本土恐怖份子組織,進行調查及打擊。

一些反對特朗普的人總愛說:特朗普是一個騙子,不但會美言獨裁者,更會出爾反爾,真不明白為何會有人支持他。但政治的世界何其複雜,入世未深者走進去,大概只會傷痕累累的走出來。

而特朗普可是那能夠跟北韓金正恩打交道的人。金正恩此人不可預測,曾對美承諾「無核化」,後來卻又反反覆覆,試射導彈。這種性格的人,特朗普卻可以說跟他兩人「關係很好」。有人說那是「近墨者黑」,特朗普毫無底線;然而,若是這樣,特朗普又何以要跟他共謀「無核化」?

我想,結盟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北韓鄰近中國。歷史上,朝鮮是非常重要的軍事地理位置,正如當今台灣之於美國。所以特朗普的所謂「美言」,我們不難理解,那其實是一種「老謀深算」—— 任何國家領導人,沒有這種特質的,大概難以透徹地理解中共,也難以制衡中共。

真正的「左膠」可能會說:「希特拉跟林鄭也是出爾反爾的人啊,難道你也支持他們嗎?」對此,大概也只能無奈地感嘆那種「膠」與「死板」,可以「無極限」。為什麼?因為特朗普對所有反共的人來說,並非國家領導人,特朗普,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反共「助力」,試問一直被壓迫的人們,會介意嗎?不會的。

你說是「領袖魅力」也好,「民主的雙刃劍」也罷,不管如何,這次制裁,想必然進一步地,令不少暗地裡跟中共有所牽連的跨國企業,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這,正是大部分期待「善惡有報」的香港人所介意的東西。
(作者簡介:三郎(自由撰稿人,臉書《存在主義者心簡》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