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消失的聲音

0
118

范國威日前透過臉書宣佈,退出其共同創辦的新民主同盟,並退出香港政壇。人們或會感到惋惜,既惜於他,失去辛苦建立多年的事業,到頭來只剩一場空,甚至更糟的是,或許還有一段牢獄生涯;也惜於社會,將再減少一把會爭取公義的聲音。

但我們不能僅以成敗,來論證他當初投身社會時應否從政。從政是他的志願,也能發揮他的能力,而那時從政也不知日後會有這樣的結局。以當時的條件來說,從政仍是較佳的選擇。後來社會的發展,是始料不及的;而那也並非必然的軌跡,那是無可預料的。

那就正如 11 年前我也歡天喜地置業,以為在這裡待上一輩子,想不到幾年過後會憂心忡忡地移民,但那不能論證當年的決定屬於錯誤。以當時的條件來說,那就是最好的選擇。

因此我們不必太過計較自己或他人昔日作出錯誤決定,以至前功盡棄。要明白那時已作出最好的判斷,預算是對自己、對社會最好的選擇,只是後來事與願違,又或晴天霹靂,畢竟沒有人是先知。他們的努力並非全然付諸東流,至少他們藉此實現了當時對自己的承諾,履行了一己的使命,只嗟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不知道這樣想,是否有助令自己、令他人稍為釋然一點。當然他現在在獄中面對的具體苦楚,包括與家人相隔,與酷暑相伴,與自由絕緣,仍無法不令人惻然。

至於惋惜於社會少了一把聲音,可能也不始自今天。當年連地產建設商會主席梁志堅,也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現在恐怕沒有多少人還敢提不同的意見。老實說,就連大陸富豪也更收斂了,溫家寶很婉轉的發聲也被屏蔽。那是整個社會的大氛圍,我們流失的聲音,不會只有范國威。大家現在都以保安全為上,無力爭取真善美或自我實現等人生較高層次。儘管為這個現實感到惋惜,但也是形勢比人強。

最後,陷入個人困境的也不止范國威,許多人同樣已宣佈放棄議席,也有許多人同樣正未審先押,就在獄中苦候國安法法官未來某日的判決。他們都是范國威,儘管過往的人生和從政履歷有所差異,但都面對著本人、本市同樣的前程。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