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昨通過解散 最後主席黃迺元:有心理準備續捲入訴訟

0
69

職工盟昨(3日)以 57 票贊成、8 票反對、2 票棄權,僅過八成門檻通過解散議案。職工盟主席黃迺元表示,作為「看守執委會」一員,已有充份心理準備會繼續被狙擊,以至捲入訴訟中,並預料工人日後抗爭道路將會很崎嶇。前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則相信,職工盟留存下來的精神和價值絕不會消失。

職工盟最後一任主席黃迺元今早 (4 日)在電台節目上表示,昨日的特別會員大會上,仍有屬會在討論和投票上顯示強烈意向,希望職工盟能夠保留,但大家經深思熟慮、理性討論,最終集體決定解散,他對結果仍感到痛心和無奈。

黃迺元指,多個公民團體包括民陣、教協、支聯會、石牆花、賢學思政等,以至職工盟本身,在最近半年突然受到官方媒體猛烈狙擊,甚至被指涉嫌干犯《國安法》,與國際勞工團體合作也被污衊為「外國代理人」,一些正常不過的選舉觀摩也被定性為宣揚獨立,對他們構成嚴重的政治壓力。

工人抗爭路崎嶇

黃迺元坦言,現時職工盟的「看守執委會」已有充份心理準備可能狙擊,以至捲入訴訟中。他形容,職工盟的平台象徵工友團結。隨著職工盟解散,不同行業的版塊要靠自己努力去爭取和連結,不再有大台統籌和調配資源,預計工人面對不公平的抗爭道路會很崎嶇。

本為職工盟屬會之一、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義務秘書鄭清發則在另一電台節目上指,不同屬會都等待昨日結果方知道日後去向,所以一直感到迷惘。他指,大部份屬會本身沒有自己會址,現要即時遷離職工盟在油麻地的辦事處。對屬會處理個案、文書工作、辦記者會向公眾發放訊息等日常運作都受到影響。

他又提到,職工會登記局均要求註冊工會提供會址,部分屬會對設立會址面對一定困難。而職工盟屬會本身已是「赤貧戶」,本身持有的資金不多,僅靠今年微薄的會費支持,工會日後生存只能與其他工會合作,用有限的資源生存,如合設辦事處。

蒙兆達:工人受壓迫就有工運

早前離港的前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昨晚在 Facebook 發文指,對職工盟通過解散感到「沉默、痛心、無奈、掙扎」。他指,自己在大學畢業投身職工盟達 26 年,形容職工盟是自由、開放,讓人完全自由地追夢的地方,不同前同事現已成為傳媒人、大學教授、社工、律師、環保人士、區議員、人權組織工作者等,足以形成小型公民社會。

蒙兆達表示,縱使沒了職工盟,其所留存下來的精神和價值絕不會消失,「哪裡有工人受到壓迫,哪裡就會繼續有工運。一個組織可以被瓦解或取締,但其所孕育的信念卻會長留人們心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