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下次,我地唔會再等到最後一日先出嚟,可以嘛?

0
18

一年前嘅今晚,警方圍封理大所有出入口,指所有離開嘅人都會被以暴動罪拘捕。

最後,810 人從理大離開被以暴動罪拘捕,318 人被登記資料。假設成功逃出圍困嘅係少數,紅磚牆內被圍困嘅手足,不過二千人。

11 月 18 號晚,被稱為「最接近全民勇武嘅嗰個夜晚」,據估計過十萬香港人為救手足,從油尖旺各區出發,望住紅磚牆奮戰整夜。呢十萬人中,好多人都跨過咗心理關口,係前所未有咁勇敢:有唔少和理非第一次義無反顧走到前線,攞起一把遮上前抵擋催淚彈。

十萬人,全民勇武。

如果呢十萬勇敢嘅人,早啲出現,歷史嘅軌跡會唔會有所改變?

殺出重圍,除咗需要體能,更加需要勇氣、需要希望。記得我曾經喺直播中目擊抗爭者大嗌「暗語」:「我想打波有冇人跟隊!」,然後萬眾一心回嗌嘅一句「有!」,令佢地相信有擊退警察防線嘅機會,為佢地賦予咗無限嘅勇氣,然後佢地就有力量戰鬥下去。偏偏紅磚牆內,手足面對嘅挑戰,唔止係連場硬仗帶嚟嘅筋竭力疲,更加係精神嘅折磨,士氣嘅重挫。

記得《理大圍城》中,手足有一句「我地就係得返呢度咁多人」。

二百萬同路人中,只有佢地千幾二千人企咗喺 A Core 與 Z Core 中間呢個空間。佢地望住身邊唔多嘅人,慨歎一句,「得返咁多」,就只有更加氣餒更加沮喪。儘管仍然有人,冒死一戰、嘗試,但牆內嘅士氣、信心、氛圍,始終俾唔到佢地勇氣同希望,可以一鼓作氣殺到出嚟,結果只有每況愈下。

如果 18 號晚嘅十萬人,有一半,喺 17 號日頭理大開戰嘅時候,就馬上齊上齊落,趕到理大救援。牆內唔係只有千幾人,而係一直都有六千人,呢五倍嘅人數,會唔會帶嚟改變?

據事後收到嘅消息/傳言,17 號深夜至 18 號清晨,圍城嘅開端,警方一直按兵不動,唔係因為佢地「極度克制」,而係因為佢地當晚補給困難,彈藥嚴重不足。

如果 18 號晚嘅十萬人,喺 17 號晚就第一時間出發行動救人,情況會唔會唔同?

偏偏現實係,18 號清晨,警方強攻,速龍一度攻上 A Core 樓梯,拘捕一批人;18 號朝早,部份理大手足等唔到援兵,先行嘗試自行突圍,又有一批人被捕。到咗 18 號晚上,香港人醒覺,先出現十萬人反包圍救人嘅一幕;但嗰時,警方嘅補給鏈已經重新建立好,牆內嘅手足士氣亦遠比早前低落、迷惘、猶疑,人數亦更少,再冇能力嘗試突圍會合出面嘅手足了。(有機會嘅,睇下《理大圍城》,會更加了解牆內佢地面對嘅絕望,同士氣嘅崩塌。)

香港人,總係有 deadline fight 嘅特質。當我地被迫到埋牆角嘅時候,我地會反抗;所以當警察上演非人道圍城記時候,無數香港人都再「進化」,做到「最接近全民勇武」一日,去對抗警暴。但偏偏,原來有時候,等到最水深火熱嘅時候先全力反抗,就已經係太遲,可能就係爭嗰一日,17 號同 18 號嘅距離,就係理大一役慘敗主要原因之一。

又如果,7.1 重奪立法會嗰日,香港人有 10 月、11 月嘅堅決同勇氣,學梁繼平講咁,有足夠嘅人數嚟到金鐘守住立法會,上演香港嘅太陽花運動,歷史又會點改變?

我唔係想抱怨邊啲人冇早啲出嚟。始終 18 號晚,唔少反包圍嘅手足,都一早付出咗好多好多,只係咁啱 17 號冇走入理大入面幫手,而即使喺 18 號晚先決定行前多步,佢地嘅勇氣同付出依然值得喺香港歷史上百世傳頌。更加唔好講外圍亦有多達五百人被捕,其中二百人被控。

只係,我地永遠可以走多一步,早走一步。

過去嘅事我地已經冇辦法改變。2019 年嘅抗爭運動,終究未竟全功而終;理大圍城一戰,終究係最慘烈嘅一場敗仗,過 500 人喺外圍被捕,而牆內大部份人千幾人都逃唔出圍困。

一年後嘅今日,我地就更加要以此為鑑。未來香港會唔會再有大規模嘅民主運動,無人知曉。但如果我地喺未來再有一次機會,喺時代嘅呼召之下,可以選擇挺身以出爭取我地嘅未來,我地唔會再留待最後一日先學會勇敢,我地一定會再早一步,行出嚟同身邊戰友同行。無論你 2019 年有冇行過出嚟,幾時決定行出嚟;到下一次,希望見到你。

未來嘅嗰一日,十萬人,二百萬人,七百萬人,比 2019 年更勇敢、更堅決、更義無反顧,我地就會贏佢老母。我是如此相信的。

在此之前,坐直、飲水、做運動、讀好書、照顧好自己。2019 年又好,11 月又好,喺我地好多人心中不能磨滅嘅創傷;儘管難過,我們仍會一同走過,唔好死。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