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大裁員.上】服務港龍 30 年 見證品牌興衰滅亡 資深空姐:國泰難辭其咎

0
25

「我有想過做到退休,想像自己的 last flight 是怎樣:有個好風光的 party,可能在機場,場面風光而盛大;很開心但也有人流淚,很感動那種。」Connie 以為,她會在離開前半年,甚至一年開始「集郵」,最後帶著大家的祝福離開。

港龍航空屹立香港 35 年,她就在這裡做了 30 年的空姐。她見證了港龍在 90 年代的輝煌,也經歷了千禧年後公司漸走下坡、被收購。

在 2020 年 10 月 21 日國泰宣布旗下港龍航空停止營運,即日生效。Connie 手上的員工證突然再不能進入國泰城,公司指示,證件和制服等要在兩星期內以順豐到付歸還。

「個家畀人一秒 delete 咗」,那天她早上 9 點多醒來,二千多人的公司整間消失了。在床上拿著手機,新聞推送通知「港龍停止營運」六個大字彷佛從螢幕上浮起,膨脹、變大,直到壓在她頭頂,讓人透不過氣來。她腦裡一片空白,覺得墮入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Connie (左)在前空少友人的陪同下受訪。

騰空而起

Connie 在 1989 年加入港龍,一做就做了三十年,十年前已升職機艙內最高級的 inflight service manager,今年剛拿了第四枚金色的長期服務章。

空姐是她大學畢業的第一份工作,入行僅因「媽咪話做空姐好」,她就投考了國泰和港龍,加入港龍後發現做空姐薪酬待遇不錯,也符合自己無法坐定的個性,從此就隨遇而安,「一切都係機緣。」

Connie 剛入行時,港龍起步不久,虧損嚴重,全公司上下只有約 100 人,飛機數架。1989 年正值北京的六四事件,香港人都不敢上大陸,主要飛北京、上海的港龍深受影響,她記得一架飛北京的波音 737 上只得一個客人,有時航班在北京著陸,會突然有內地執法人員上機捉人,機組人員都不免要提心吊膽,「其實都幾驚,擔心間公司會唔會冇埋,以為會冇咗份工。」

幸好,這場風波並沒有持續很久。翌年,國泰航空、太古集團、中信泰富相繼入股,中港交流活動慢慢恢復,港龍運作亦漸上軌道。其後工作數年,Connie 也愈來愈享受空姐的工作,港龍機組人員間感情好,像個大家庭,加上她外向有活力,每年的聖誕派對、周年晚宴都會參與和籌備。

九十年代開始,航空業蓬勃起來,港龍持續擴展航點和客源,盈利上升連帶員工福利改善,Connie 記得那時年底花紅兩三個月是常事,「曾幾何時係最靚、最興盛嘅年代」。勞資關係同樣和睦,Connie 做過工會主席,甚至有份與公司共同制定升職機制,「乜都有得傾,好有 bargaining power。」至 2002 年起,港龍連續五年獲「中國地區最佳航空公司」,是國泰的主要競爭對手,員工間士氣高昂,「真係好 proud,覺得愈做愈好。」

消失的中華龍

經歷過連續十多年的輝煌時期,在 Connie 眼中,港龍開始走下坡,重要的轉捩點就是 2006 年國泰全資收購港龍。開始的時候,Connie 還認為收購是好事,「國泰吸納多啲航點,變地區樞紐一條路吸客,係啱嘅,好嘅。」

然而,事情似乎隱隱向不利方向發展,「開始將好嘅資源畀曬國泰,開始將我哋縮,做嘢開始有制肘。」由於國泰實施全面管理權,除了因航權問題,機組人員必須為港龍員工,後勤部門則逐步轉為國泰,「以前有咩事可以直接踩上 office 講,好快改咗先,之後再補 report 就得;後來就變成,吓吓都要寫 email、報告,好小事例如 B 餐太多、個客投訴無枕頭,分分鐘拖三個月都無結果。」

機艙內資源漸漸縮減,加上廉航競爭,面對客人投訴漸增,內部缺少發聲的渠道,前線員工工作壓力有增無減。2016 年,國泰宣布旗下港龍(Dragonair)改名為「國泰港龍」(Cathay Dragon),標誌亦由一條火紅色騰飛的中華龍,變成與國泰相同的紅色版本「翹首振翅」,「冇咗條龍脈,就好似冇咗 spirit。條扶搖直上嘅中華龍,代表嘅係人心。」

2019 年 1 月,原本位於機場附近港龍大廈的港龍後勤 office 搬往國泰城,進一步令港龍員工感到不是味兒,「始終嗰度比較有感情,話晒都係『港龍』大廈。去咗國泰城就好似變咗國泰人,唔係港龍人。」

Connie 與友人展示其港龍航空的制服。

「一起身,成個港龍無咗」

說起港龍文化,Connie 用自豪又懷念的口吻說,「我哋嘅風格就係快、準、效率高。」港龍以內地航點為主,亦包括亞洲各地如清邁、河內等,曾是不少港人前往內地的首選。「啲人諗飛北京上海,一定係港龍,無得變,好似定律咁。」

三十年間,Connie 見證港龍由百多人發展成二千人的大家庭,「每日返工見嘅人全部都識,大家會打招呼,每班機嘅人都識,關係好密切,工作上講一句已經知道要做啲咩,用眼神已溝通到,默契好好。」去到目的地,同組人也一定會相約遊玩和食飯,去尼泊爾行山、去台灣打邊爐……太多回憶,點點滴滴,「一日港龍人,一世港龍人,從來都係我哋嘅 culture。」

「無諗過一起身係成個港龍無咗。」Connie 想起國泰宣布裁員當日,仍是意難平。國泰在 2019 年 7 月完成收購廉航香港快運(HK Express),過去十多年,廉航競爭激烈,Connie 一直想不明國泰為何不索性把港龍轉廉航,直至收購了快運,港龍定位更模糊、尷尬,她隱隱感到不妙,「無諗過係保住 UO(快運),卻將港龍 35 年經營一日毀滅。」

在Connie 心裡,自從國泰收購港龍以來,物非人是,「唯一只係人無變」。人情成了港龍她最珍視的部分,裁員消息傳足大半年,她早認定一定有自己份,早早去考了保險牌,以為做好心理準備,誰知現實還是超出了預想。那天她在家,看著新聞和 WhatsApp,一時哭一時爆粗,腦裡反反覆覆都是,「唔係呀嘛?」

接著的是持續幾日的混亂,有人遲遲收不到解僱通知,還聽說有百多封電郵上的姓名是錯的,公司寄來百多頁紙的「大信封」,很多資訊還是不清楚,「究竟我攞幾多錢?樣樣嘢都 unknow,想點?」最令她難受的,是沒有機會向同伴道別,事前沒有任何先兆,「港龍嘅人無做錯嘢,點解唔可以畀我哋有個時間聚埋,依家好似走得好唔光榮、唔光彩,最慘唔係畀人炒,係畀人放棄。」

想像中的道別儀式沒了,「失去港龍,係失去咗一個家。三十年光陰,生仔結婚,全部嘢都喺港龍。」港龍的沒落,除了時勢使然,Connie 說,國泰也難辭其咎,「係國泰無嘗試過去盡個責任,保住港龍。將二千幾人,好似㩒刪除掣,三十五年品牌,一秒 delete,無抱歉無通知,原來我哋渺小到咁樣。」

 

文:丁喬
攝:Oi Ya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