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水派是要爭取民主?還是在成就佢阿爺的大孽?

0
28

《蛇鼠總一窩》

一兜熱血過冷河,兩面三刀正㐂娥。
黑面白面有土共,䕶法枉法十一哥。
散水抽水鬥折墮,放火玩火扮幫拖,
如此建制真無敵,蟲沙蛇鼠只一窩。

我當初表明支持部份泛民主派選擇留任這一個非法的立法會,但同時我也支持有議員選擇離開。因為我認為不得不承認那是一個很特殊的狀態,選擇留任或離開都有合理的理由。我也相信代議制度的精神,民選議員獲得市民的授權,就要有作出政治抉擇的勇氣。作為選民的如果真的不滿意,下次就可以不選他!

我與泛民所有議員都沒有深交,有些甚至說不上是認識。最老朋友就只是張超雄!但根據我與他們有限的接觸,特別是當他們決定要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民意調查來作去留依據那個過程中開了的三次會,我確實感覺到他們不是如某些想當然的人所說的是「戀棧權位」,又或者只是「捨不得那份糧」。

他們長期在議會中工作與抗爭,對於這個平台有一種執着,或者有人認為是對這個平台有點迷信也非無不可。可能也正是這種執着,讓他們覺得不能就此撒手不管。有個別根本講到明,有沒有那份糧其實都不重要,他們只是想像沒有了那些位的立法會會變成怎樣。這顯然才是他們要抵住壓力及各方的攻擊,在民調結果不過半的情況下選擇留在議會的最重要原因!他們也講得清楚,如果延後一年之後,政府繼續耍手段拖延立法會選舉,他們都不會有任何猶豫,一定會全體辭職!

當然可以不相信,但難道他們可以避得過選票的驗證嗎?而且,當知道就算不接受延任都可以照攞任滿酬金的時候,所謂只是唔捨得份糧之說,就更加沒有說服力了。對於那些死咬住「戀棧權位」或者只是「捨不得那份糧」之說的人,有時真不明白他們憑什麼這麼肯定。如果有人說他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算不能肯定君子,我想我也會知道誰是小人!

特別是擺到明支持某個「散水派別」的那些嘍囉,為什麼又不問問如果任滿酬金會因選擇不接受延任而取消,他們的主子又會真的仍然散水算數嗎?我這樣說無意冒犯任何人,只想指出,你們要怎樣度人,那別人也一樣可以用另一種邏輯來度你?何必如此?為何不接受不同的議員或黨派有不同的考慮?為什麼永遠只是散水論的考慮,或所謂「勇武抗爭」的考慮才是最合理的考慮?現在誰才是真正的敵人還不夠清楚嗎?

我說我支持民選的民主派議員自行作出決定,自行作政治抉擇,因為我深信任何政治抉擇如果出錯,他們就要承擔責任及後果,他們都逃不了。要記住,他們沒有從選舉制度中得到什麼優勢或好處,沒有人在他們背後統籌、配票及種票。他們的每一票都要靠自己爭取,要說服支持者,每一票都是實實在在。既然如此,何必在面對共同的強敵時還要抽水,還要自相殘殺?

選舉的時候,那些散水派要不斷撬其他民主派的牆腳,搶他們的票。這一點其實還可以理解,因為大家都是向在民主訴求大致相若的對象爭取支持,選舉遊戲有時也難免互相攻訐。但在選舉過後或者在今次冇得選的情況下面對強權暴政作為共同的對手,就要盡量互相奧援呼應,而不是動輒抽水,黨同伐異,還要不斷擴大打擊面。他們打擊異己之技倆與誅心之術之嫻練,更是令人大開眼界!大家都是被打的落水狗,不去應付打狗的,卻不斷對另一隻被打的狗找碴子,甚至落井下石順手抽水,這算是什麼玩法?

老實說,我根本從一開始就不認為他們應該用一個民調來決定自己去留。但這是他們的決定,我覺得沒有理由要反對!這也等於我也尊重議員決定離開一樣。

我當時的帖文已經講過,就算他們決定接受延任一年這個安排,他們仍然很有可能在一年之內就要再次面對是否要總辭這個局面!這個局面果然這麼快便來到了!而且這個時候總辭,不但不是如熱血松泰所說「已經過了最佳時機」,反而是一個較合理而且能夠產生較大政治衝撃力的時機。

散水黨可能以後便無水可抽了。故此有人繼續翻舊帳,有人說「如果一早拒絕延任,就不會搞到現在這個局面」。說這些話的人,總以為自己啲背脊搞得響!現在這個時候還要這樣抽水的,可能也真的是背脊敲得響的生物。或者他們正在呼應繼續選擇留在議會的熱血松泰,認為總辭的時機已經不再!那他們是否應該支持泛民議員以松泰為榜樣,選擇繼續留守議會?這班人真係九唔搭八,永遠都係雙重標準!

這種雙重標準,就跟現在肯定要留守在議會的建制嘍囉沒有分別。開始的時候,譚耀宗、葉國謙、風向佳等人,已經想把所有泛民議員踢走。阿爺當時沒有這樣做,現在泛民主派決定總辭,他們這班奴才一方面就譴責民主派議員不應該,又什麼忠誠反對派,又什麼應該向美國出信否定自己作為懺悔!林鄭月娥因此而感到興奮;曾主席就一如既往,總會在北京作出決定之後就會說他的中央做法沒有問題;風向佳自然繼續扮演領導人肚內蛔蟲的角色;十一哥也自然以他的專業法律角度,為破壞法治及損害法律專業的做法找理由去說項!

口口聲聲說要抗爭要爭取民主的某些人,今天的言論其實與這些建制嘍囉其實並無二致,甚至是目標同一,他們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去參與佢阿爺的大孽而已。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