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立峰“开倒车” 被指是经济崩溃加速师

0
2048
习近平亲信何立峰
习近平亲信何立峰

【2023年12月08日讯】中共新组建的中央金融办、中央金融工委日前联名在党媒发文,释放金融领域“政治挂帅”信号,多个监管新架构的主管也在官媒上配合造势。当前中国经济不利因素凸显,专家认为,掌管金融的何立峰是听从习近平指令的政治官僚,准备在金融领域开倒车,中国经济正加速崩溃,当局只是在拖延时日。

何立峰掌管的两金融机构首发文 专家指开倒车

12月1日,中共中央金融办、中央金融工委联名在党媒“求是网”首发文章,强调“五个必须”,首条即是“必须坚持和加强中共的全面领导”,同时也提到“必须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

中央金融委主任是总理李强担任,而副总理何立峰则任中央金融(委)办主任、中央金融工委书记。李和何均是习近平亲信,李强曾是习主政浙江时的大秘,何立峰更早在福建时就是习的故交兼旧部,被认为更接近习。

华裔经济学者李恒青12月7日对大纪元表示,金融系统实权在何立峰手上,金融办的文章代表他的想法。这五点“必须”,说白了就是党领导金融,不但毫无新意,而且是开倒车、走回头路。中国金融系统都变成了以党为核心,是为后续大规模倒退到计划经济做准备。

李恒青分析说,当年朱镕基对积重难返的中共官僚体制进行改革,搞党政分开,让党就管党、政府来管理其它,再引入市场作为资源配置方式。现在又要走回头路,是因为这些官员的权力都来自习近平个人,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如果违背了习的意志,很快会被拿下,就像最近被免职的秦刚、李尚福,本来也都是“习家军”。

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12月7日对大纪元表示,何立峰不是技术官僚。原来的副总理刘鹤还算是技术官僚,跟经济学界和市场派保持一些密切联系,能讲一些像样的经济学概念。

“何立峰是当党棍上来的,他喊的都是政治口号,都是习近平定好的调子,没有任何新意。他们所定的措施,对解决金融危机没有任何帮助。所谓党管,就是党来压着经济。整个方向、整个路线就是政治挂帅,用政治方式来解决。”

三名监管大佬做政治表态 分析:党管金融有两种意图

12月4日,中共新华社发表对央行行长潘功胜、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云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专访。官媒称专访主旨是为落实10月底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部署。

前述这三人的共同点是,都强调了中共对金融工作的全面领导;但在政治表态之外,潘功胜重点谈地方债,李云泽强调“妥善应对各类金融风险挑战”,易会满说要“全力维护资本市场平稳运行”。

在“一行一总局一会一局”4名主管中,目前只有新任外汇管理局局长朱鹤新还没有表态。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12月7日对大纪元表示,习近平要党绝对控制金融,因为防范经济危机全面爆发,金融是关键。“只要金融不炸雷,其它危机都可以通过金融操作堵漏子。”

他说现在当局等于要求金融系统不以盈利为首要目标,而以服务实体经济和政治需要的功能为首要目标。这种党绝对控制金融的做法,是一种临时应急措施。

不过,王军涛认为,另外也可以解读为,习近平要依照他的极权思想,建立所谓有中国特色的金融系统,以便实现所谓的“高质量发展”,实际上是要通过金融系统榨取百姓财产,投资给那些烧钱的创新企业。

李恒青认为,何立峰手下的这些高官,并不是不知道现代金融是怎么搞的、西方世界的金融是怎样的,他们知道当局现在搞倒退回去,自己也成为毁灭中国经济发展的罪人之一。

他举例说,央行行长潘功胜提到地方债,其实是挑明,地方欠了银行那么多的钱没法还,银行现在唯有展期,让地方政府债务不爆雷。但真正的好做法,就是要建立以公民社会为基础的现代金融体系,他们不愿意做,也不敢做。“这些人只想保住权位以及退休后享受的待遇,谁也不想动根本。”

穆迪下调中国评级展望 中共为何不敢狠批?

国际信用评等机构穆迪(Moody’s)12月5日援引中期经济增长下滑以及房地产产业规模持续缩减等理由,调降中共政府信用评等展望,从“稳定”降至“负面”,并警告说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房地产行业危机等正在加深。

中共财政部称“感到失望”,中共外交部则说“没有必要”。

出于对债务水平的担忧,穆迪6日再将八家中国大陆银行的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受影响的八家银行包括三家政策性银行和五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它们分别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李恒青说,即便中国要退回到计划经济,唯一没办法退的就是外资。当局现在处理恒大等房地产公司的外债,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影响到中国继续发行主权债。

他说,穆迪将对中国评级调整为负面,中共也不敢狠批,因为它知道后续即便回到计划经济,也不能完全闭关自守。“它还是需要借债,何况现在还有好多外债在身上,它特别怕外债部分,内债不怕,自己印钱就可以了,它就敢这么干。”

王军涛表示,中共目前着急解决国内金融监管问题,没有讨论中共极权体制下的金融监管怎样与世界自由金融体制的接轨问题。例如,最近北京要开放外资进入中国金融系统,令人怀疑的是,是不是也不能以盈利为目标,而必须服务于中共政治需要和资金配置方案?

近期向制造业直接投资的外资大规模撤出中国,据指是因为中共以国家安全为名不许搜集信息进行风险评估。王军涛表示,如果大规模、长期投资制造业的资金需求没有了,金融系统许多业务就没有服务对象了。

中国金融等死?专家形容何立峰为经济崩溃加速师

中国经济低迷,房地产爆雷滚滚、信托资管机构接连出险、楼市和股市下滑难收。企业疲弱的盈利数据,促使投资者继续抛售中国股票。12月5日,沪指再次跌破3000点,收盘2972.30点;深指、创指跌幅将近2%。

李恒青表示,中国的金融风险持续发生,银行随时都可以垮掉,下一步会出现大规模挤兑。因为许多房地产企业早就资不抵债了,政府部门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他说中共搞加强党的领导,短期内维稳能混过关,长期不行。“现在中国是滚滚雷声在爆,就像一个病人癌症扩散到全身了,化疗都没办法了,它现在要用时间空间换时间,往后拖。”

中共当局最近一直在推动地方所谓“化债”,各地接连披露特殊再融资债券发行计划。

冯崇义表示,中共搞金融并不是按照专业的金融准则来做事。比如说地方债的问题,地方成立城投公司,用政府的名义,让银行把资金优先贷给它们,结果投资房地产崩盘,钱收不回来。按照正常的金融规则,银行没有理由继续贷钱。但是党的领导人要稳定金融秩序,要银行继续贷新债让它还旧债。

冯崇义说,金融系现在很多高官不断被整肃,行长们只能听党的指令把款贷过去,将来收不回来不管。中共根本不按照金融专业规则来做事。“像何立峰讲的,完全是党棍的话,不是金融专家或者金融管理人员的话。”

他说,按照这样下去,银行的钱还是投往债务像无底洞的国企,结果企业债务越来越大,政府的债务也越来越大,一直到这个政权崩溃为止。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习近平被称为中共灭亡的“总加速师”,从这一角度看,何立峰就像是在经济领域的“司机”或称“加速师”,他和习紧密结合,试图以政治驱动金融,恰恰是搞死中国经济。(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