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政之下大学生流行「深夜爬行」 消极对抗仍被约谈警告

0
978
在疫情管控下,中国传媒大学等高校学生召集深夜爬行活动。(微博图片)

【2022年11月11日讯】近年中国严苛抗疫,中国大学生在高压环境下作出消极反抗,养纸狗、深夜爬行、发疯文学近期在中国高校盛行,更有学生因此被约谈警告。有评论认为,相关现象显示极端疫情管控下,很多大学生几近被逼疯的绝望状态。但亦有年轻一代的反对者批评,这些学生失去应有的抗争精神。

 

新冠疫情近三年来,中国国内百姓民不聊生,而中国大学学生也度过了非正常的大学生活。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动态清零」政策依然无休止进行的背景下,中国多所高校开始出现「养纸狗」、深夜到操场「爬行」、「写发疯文学」等诡异现象。

china-crawl.jpg
疫情管控下一些大学生流行「养纸狗」。(微博图片)

今年9月初遭封校劫难的中国传媒大学,其微博协会官方帐号早前发出教程,既如何利用快递包装盒制作成「纸狗」。「纸盒宠物」随即在中国各地高校流行。很多学生将「纸狗」养在宿舍,并相约到操场上遛「纸狗」。

有学生在微博透露,很多学生的纸狗遭到没收,「养狗」行为遭到校方批评。

中国传媒大学还成为「夜间爬行」运动的推动者。该校学生上传的影片显示,深夜时分,很多学生在该校图书馆前的操场上绕成圆圈爬行。继中国传媒大学之后,华东师范大学亦有学生召集大家到操场爬行。

自由亚洲记者综合微博资讯,发现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亦有学生也加入「爬行」行列。非常讽刺的是,即使是这样的爬行活动也必须出示核酸证明。

在华东师范大学的爬行活动中,因有人向校方告密,操场只有一位学生在爬行,但有校方负责人到场拍照,校方还在操场入口派两名保安把守,只许出不许进。

北京邮电大学组织爬行活动的学生,被该校团委多媒体部副部长举报,爬行群群主被「喝茶」。微博上有关各大高校「爬协」的消息也遭封杀。

与此同时,夹杂著绝望与喧泄的「疯狂文学」也在网上蔓延,文中充满嘶吼、分裂、乌鸦、对月嚎叫等字眼。

有网友认为这显示中国大学生已被封控政策逼疯,呈现大学生绝望的心态,亦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消极抗争方式。

另一名网友认为,这只是当代大学生的「自娱自乐」;但学校领导却紧张得要死,一个眼神不对劲就以为你要造反。而爬行,从头到尾的姿态,都是向下的,太好玩太讽刺了。人们的灵魂都在摇摇欲坠。

还有网友批评中国大学生没有勇气反抗,他写道「我还是觉得都是因为大学生在那天(八九六四)之后死光了,中国的知识分子都被打叭下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反抗,于是整天整烂活、养纸狗、爬行聚会、写发疯文学」。

这位网友还隐讳表示自己看过「八九学运」相关纪录片,知道那一代大学生充满希望、责任感、意气风发、不畏强权的精神,中国历史上短暂的开放、宽容、说人话的时代也不复存在,于是每个人都成了荒诞文学的真实载体,一起无可奈何地等待政府停止「清零」政策。

活跃的辱包博主「冲浪之音」向自由亚洲表示,被疫情管控带走整个青春的大学生无疑是可悲的,更可悲的是他们只能用荒诞的行为进行消极抵抗,他们的精神在萎缩,早已失去八九一代的责任感。

冲浪之音说:学生们荒诞的行为配得上这个时代,就算是如此无害的消极抵抗也会遭到学校的处分和通报批评。为甚么大学生会如此被限制呢,究其原因还是命根子在别人手上。十年做题只为换一张毕业证书,如果失去则代价巨大。有时候会想20年代和80年代上街的大学生有考虑过通报批评、奖学金、评优这种事吗?他们反官倒、反贪污⋯⋯讨论著社会议题;而当代大学生看上去已经像是赶进笼子里的狗了。

冲浪之音也认为,中国大学生的精神状态与整个国人是一致的,只有少数人消极抗议疫情政策,大多数却都在配合习近平防疫政策的演出。

冲浪之音说:全国大多数国人跟大学生并没甚么区别。各行各业人员每天等著疫情政策的变更,只能偶尔消极的方式去表达不满,触摸禁评的底线。在一次次庆丰帝的加速与减速之中,配合这场防疫的演出,等待落幕。

美国高校年轻的华裔学者藏拙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表示,看到这些在中国失序的时代里,青春无处安放的学子,看到他们绝望却无力反抗的现状,首先应该把谴责的焦点聚集在中共极权统治。

藏拙说:相比较疫情期间的各种人道灾难,这是又一件让我特别愤慨、特别悲哀难过的事儿;在一个疯狂的、社会失序的疫情时代,越是清醒的人越痛苦,越是有活力的年轻人越容易崩溃,把一群年轻的学生逼疯掉,看到中共的邪恶,怎么谴责都不够!

藏拙也认为,年轻学子选择「爬行」等这种甚至都称不上消极抵抗的姿态,他们与五四运动者、与八九一代相比,失去反抗精神,这不应是社会对他们的期待。但是所有人、包括孩子的父母都应该反思,我们是否给过孩子关于勇气的示范?

藏拙说:现在这些大学生的行为啊,甚至都算不上反抗。五四的时候、八九六四的时候,有反抗的学生,为甚么现在变成了一下都不能反抗?做人而不能得、变成这种精神病,中国这一代年轻人被洗脑到没有社会担当,也不敢反抗,这不是一个社会对年轻人该有的期待,我觉得是整个社会需反思的。是八九六四那一代学生流血的时候,整个社会没有给学生support,没有追著政府要个说法,当八九六四在中国还是一个敏感词的时候,我们对这代年轻人还期待甚么呢!

在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政策下,中国多所高校接连被封;今年5月14日,清华大学控制校门,要求不进不出;今年9月,中国传媒大学因出现新冠感染者遭大规模封控,师生被强制隔离,该校资深教授姚小鸥曾录影片抗议。

而2019年9月入学的这批大学生,失去上大课、社交等正常的校园生活,在三年错位的状态里,很多人出现心理疾病。

在养纸狗、校园爬行等议题火爆中国社交媒体后,中共当局一面删帖,一面利用官媒回避疫情管控的敏感背景,宣称这些大学生养「纸狗」是因为有社交渴望和陪伴需求;更将「爬行」运动打造成养生方式。

(自由亚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