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聪新书《自由》出版:不该对中共有幻想 北京不可能尊重台湾

0
500
罗冠聪4日出版新书“自由”(Freedom)(图片:罗冠聪脸书)

【2021年11月6日】(明德综合)因中共强推《港区国安法》后流亡英国的香港立法会前议员罗冠聪,在英国这一年期间,他除了在世界各地进行游说,还把大量时间倾注予撰写首部英文新书《自由─我们如何失去,我们如何奋战重夺》(Freedom, How We Lose It, And How We Fight Back)。11月4日,这部从个人经历出发,诉说曾经自由的香港如何在中共高压下迅速陷落的新书《自由(Freedom)》出版。

他在前言写道,当权者总是希望被压迫者“展望未来”,因为未来还没发生。不过,人们必须保有记忆,才能理解自己走过的路、想像事情可有何种不同发展,“我奋力记住中国共产党要我忘记的事,这就是自由”。

据中央社报道,罗冠聪是香港民主运动要角,去年落脚伦敦,至今仍遭香港当局以违反“港区国安法”通缉,但持续参与国际串连,在不同国家为港人发声。

他在新书发表会上被媒体问及,滞留香港的战友相继遭判刑,他是否有愧疚感。他坦然回答“当然”,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为运动付出、为战友铺陈脱离监狱的路。

尽管在伦敦能享受大片绿地、相对放松地踢足球休閒,中共的长鞭仍不时提醒罗冠聪,自由“有价”。他说,曾受邀在一场活动上发言,主办单位却遭中国投资客施压而被迫取消计划。

罗冠聪说,他的遭遇不是特例,他也不只一次领教过中方施压、恫吓、抹黑的能耐。但“永恆的警觉是自由的代价”,自由需要被捍卫、不可被视为理所当然,曾经是亚洲最自由城市的香港快速陷落就是明证。

他告诉中央社记者,北京的管制不可能尊重台湾的文化、社会、价值和民主,“一国两制肯定行不通”;这并非是任何在台湾的政治势力在挑动矛盾,完全是中共希望透过编造的历史併吞自由民主政体。

他认为,中共的问题不只在国家主席习近平一人,而在对外输出集权体制是中共内部的共识。中共谴责西方世界走回冷战老路,但事实上,让情势升级,将外来影响一律打为敌对、邪恶势力的,自始一直是中共;他们的冷战思维、冷战语言本质上数十年不变,自由媒体、公民社会等概念至今仍被打为“反动”。

不过,西方为了利益、贸易往来,往往不愿与北京的衝突升级,且未正视中共透过经贸、外交等手段在全球对自由民主价值的侵蚀与破坏力。

罗冠聪说,自由民主世界首先应认知到,可以、也必须让中共为未履行承诺及协议付出代价,试图透过“沟通”改变中共是幻想。他强调,一如气候变迁,自由民主的衰落是全球性的危机,各国应重视并联合行动。

他从个人经历出发,诉说曾经自由的香港如何在中共高压下迅速陷落,并以此警醒世人,不要把自由民主视为理所当然。

“部分政治人物对中共仍有幻想,这完全是没参考它对香港做的事,否则不该相信中共会尊重条约或承诺。”罗冠聪接受中央社採访时说,必须让中共为侵犯人权、轻贱承诺付出代价。

他形容香港社会短期内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但每当看到仍有人在有限政治空间内努力做事、放弃保释机会在法庭上挑战当权者、在牆外冒险支援在囚人士,都让他感到希望在于人民。而他深信,当全世界起来抵抗中共,港人不会再是独自面对巨人歌利亚的大卫。

他寄语港人保持希望、保持对自由的信仰,保留香港人的共同记忆和独特性,秉承2019年运动的精神,在各自岗位“如水抗争”。

而尽管新书《自由》未必有机会在香港出版或上架,他在著作开首就把此书献给香港人:“这本书,献给所有为争取自由走上街头的香港人。 他们的牺牲,特别是那些为追求民主而被囚禁的朋友的牺牲,不应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