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讓日記(8):不離不棄

0
131
(圖:拍攝於2009年12月,不離不棄不是一句簡單的話語,它是兩個人的一份厚重的承諾!)
(圖:拍攝於2009年12月,不離不棄不是一句簡單的話語,它是兩個人的一份厚重的承諾!)

【明德原創】(攝影、文:千讓)

我常想:生活每天都在給我們很多新的考題,要不斷的面對、接招、思考、抉擇,感覺人生大學是最不易念的書,修煉是永不停息、永無止境的過關與提升,在婚姻的道路上亦是如此。

這些年裡,因為和先生長期不能見面,從我出國至今已經十二年有餘了,父母一直為此而掛心。是啊,我出國時僅僅二十五歲,而現在的我已是三十七歲即將走入四十不惑的年齡。因為等待,我錯過了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華、生育年齡,我知道或許我這一輩子也沒辦法當一個母親、做一個正常的女人和妻子了。所以,媽媽時不時的就要為此而牽腸掛肚,時不時地就希望我和先生能夠通過“離婚”來解決雙方無法團聚等諸多問題。

為此,這些年裡我不知道費了多少次口舌、寫了多少次信進行交流。這兩天,媽媽又開始提這個事兒,以前媽媽每次這樣的時候,我都會用各種形式擋回去。而這一次她給我轉發了我和先生的一個共同的朋友千寶發來的信息,千寶竟然這一次也贊同媽媽的觀點支持我和先生離婚,這件事的確給我們造成不小的影響。

千寶對媽媽說:“阿姨,我是最近才有這個想法的,以前根本就不會去觸碰這個事情。其實這麼多年,我是成諾和千讓她們倆這種蒼白婚姻的見證者,其實兩個人的內心都挺苦的。我看到你們父母這也特別的糾結,內心都特別的壓抑。實際上,以前我也就總是想尋求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終究是苦苦尋覓,總覺得就是一個死循環一樣。

老話講很多事情是需要水到渠成的,其實我覺得人這一生啊,是需要有勇氣面對那種緣起緣落的。其實,我和成諾的想法還真是差別挺大的,我認為呢,即使他和千讓和平分手了,他一樣收穫了一個自己非血緣上的一個父母,然後自己依然對你們可以盡這份孝心,生活怎麼樣都不影響啊,至於將來中美關係改善了,那麼還可以出國啊,為什麼就好像死死的要守著那個空殼呢。我覺得他們兩個人都是欠缺那麼一點勇氣,其實短暫的傷害會有的,但是不是為了人生活的更有意義嗎?兩個人都精疲力盡,所剩下的也就是一個表面強撐著,這樣對兩個人都沒什麼意思。

阿姨,我特別理解你們為人父母,那種為子女就長遠打算的那份苦,其實這些年裡,我和成諾跟親姐弟也沒什麼分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我幫他找的,後來幾次換工作都是我給他聯繫的。我今天說成諾不是想迎合你們為人父母的那種疼愛子女的心,而是自從五六年前千讓希望我探望你們開始,我就始終盼著你們的家庭能夠各得其所。人都有訴求這能理解,在我看來,你們能把成諾視如己出的對待,讓人很感動,但是我看不到成諾有魄力的去做一些事情,捨得真境界!

拋開合適的伴侶應該門當戶對、相知相守,我覺得人生是個廣義的,不光為了團聚這一件事,愛與被愛應該等同,也應該公平。人在落難時需要支撐,人生重大決策卻需要自己決斷,如果我是成諾,有你們這份真摯的感情,我甘心離婚,不是為了成全讓別人說自己好的那個虛名,而是讓生命更有意義。

我昨天也給千讓寫了一封信告訴她我勸成諾和她離婚會對成諾打擊很大,讓她心裡有個準備。我相信千讓不會埋怨我的,我昨天對成諾可以說是一頓痛斥,說他狹隘甚至是自私,我能看出來他太痛苦了,因為之前沒有人這麼去說他,多少年來成諾都是躲到一個自我保護的殼裡出不來,千讓怕他受傷害所以他們之間總是避開一些實質性的話題,我希望他們倆分手是因為兩個人的三觀差距太大,而且這種差距越來越遠,惡性循環,分手也許對成諾是好事,他也許從此以後才會真擔當,會真正放下,學會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一個家庭,不能陰盛陽衰,整個都顛倒了,所以多少年來,大家都壓抑。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會屢遭磨難,但吃苦磨礪後,人才會成熟成長。昨天我和成諾把話都說絕了,沒有給他留一點自尊和餘地,我自己也承認幹了一件“缺德事”,但是是時候該這樣說,放下也許是另一番局面,給他點時間,相信能有所改變。”

(圖:藍天下的兩顆棕櫚樹相依在一起,接受著日光的洗禮。拍攝於2016年7月11日)
(圖:藍天下的兩顆棕櫚樹相依在一起,接受著日光的洗禮。拍攝於2016年7月11日)

這一次,媽媽轉發了好友千寶的話給我就什麼也沒有說了,這次她似乎獲得了一個“幫手”的支持而顯得底氣十足,我知道媽媽的潛台詞是:我這麼說你不聽,你們共同的朋友也和我持一樣的觀點,這樣說你還不聽嗎?

我當然是明白媽媽的意思的。我的態度和我想表達的在這十多年裡早已清晰地向她表達過很多次了。這一次,我知道她想等我說點什麼好看我的反應。我沒有說話,因為這兩天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

這些年不是光爸媽有這個想法,家人也一直都有這個想法,希望我和先生離婚後,能在美國從新組建家庭。在爸媽眼裡,憑女兒的條件找個什麼樣的都能找到。而我逢年過節不愛給家人打電話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是這個。我知道他們都看不上我先生,覺得他個子不高、長相平平、學歷沒我高、家裡是農村的、沒錢、沒車、沒房子、沒地位、沒體面的工作、門不當戶不對,而且還煉法輪功,被共產黨抓起來關押了好幾年。在他們的眼裡,先生成諾和我自是不般配的。我非常清楚家人是怎麼想的,現在的人又有幾個不是這樣想的,只是我內心的衡量標準無法與其苟同。

(圖:拍攝於2019年11月20日,夕陽西下中,有一個女孩兒面對大海的背影,她孤獨地站在岸邊,好像在等待遠方的親人。)
(圖:拍攝於2019年11月20日,夕陽西下中,有一個女孩兒面對大海的背影,她孤獨地站在岸邊,好像在等待遠方的親人。)

我知道在艱難而又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每個人處於各種現實等因素的考量,都可能在同一件事情上做出不同的反應與決斷。我也知道我周圍有很多人離婚,有的人因為雙方配偶的離世而從新組成家庭、有的人因為妻子性格不好而選擇離婚從而再婚,有的人因為長期不在一起,對方有了另一半從而提出離婚,還有很多人是夫妻一起來美國,然後沒多久就各自離婚再婚的。對於“離婚”,我相信所有的人都能夠找出無數個支持離婚的理由,感情不合、兩地分居、性格怪異、為拿身份、還有為房子辦假離婚最終成真離婚的等等。總之,離婚的現象非常普遍,也早已成為家常便飯。

這幾天,母親複述好友千寶的話言猶在耳,她對於婚姻的理解已然有了一番全新的面貌,去年四十不惑的她也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在祝福她的同時,送給她的結婚禮物是一個神韻禮品店賣的牡丹花項鍊。

說到神韻,也許是因為感同身受吧,在海外的這些年中,神韻晚會裡《寒窯》的舞劇節目是我印象最深的。我常常都會想起王寶釧,她一個人在十八年的相守中要獨自面對怎樣的魔難,她的父母不理解、家人不支持,面對這個世界十八年的誘惑而能自始自終地自持。一個富家千金卻甘於下嫁當時還是平凡窮小子的薛仁貴、到兩個人組建家庭後鼓勵薛仁貴入伍為國征戰,自己死心塌地為薛仁貴守好一方天地,再到那個破舊不堪的寒窯之地一生孤苦無依始終一人面對艱難坎坷,她是怎樣完美地詮釋了一個古代女子的“婦德”與“婦行”?這十八年裡,她一定會有各種各樣的誘惑和思想干擾,那麼在面對這些誘惑的時候,她是怎樣看待、如何取捨的?我真的很想知道。每每想到“寒窯”,總會記憶起自己在觀看神韻的劇場裡那抑制不住的淚流以及與王寶釧隔空隔代的神交……

今天,現代人的婚姻不再是神聖的,而成為了一種兒戲,那些美好聖潔的婚姻關係似乎都存在於歷史的話本裡,而話本之外還有多少人會對其信之念之。生活日復一日的麻痺着人原本純淨的靈魂,苦難一輪又一輪地挑戰著人生存的底線,最終的結果就是年齡和閱歷的增長無法讓人守住當初一諾千金、信誓旦旦的約定,相反卻增加了很多後天趨利避害、以現實利益的觀照取捨為第一要義的變異觀念。我們沒有如心地改變了“生活”,卻被生活中負向的因素所“轉化”,這才是一件讓人悲哀的事!

於是,我還是決定給媽媽寫一封信,詳情請見《千讓日記(9):相濡以沫》,這兩篇的內容本想放在一篇日記裡的,但是因為字數確實有些多,所以最終還是決定分成兩篇了。

——成文於202169日 彩仙閣

 

責任編輯:李文涵

(版權歸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