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香港议会主席默指立法会选举未循序渐进 又质疑地方议会委任制

0
1124
曾钰成连任立法会主席 2024年1月24日 © 2012年资料图片

【2024年01月24日讯】经北京政府以「爱国者治港」重塑的选举制度大增政府影响力,终于引起建制派公开表达不满。曾任八年立法会主席的建制派重磅人物曾钰成撰文,默指新的立法会选举没有遵循香港小宪法中订明的「循序渐进」原则迈向普选;又直接质疑地区议会组成和监管已「足可保证各区区议会衷诚配合政府的地区施政」,是否还需要委任议员?并建议港府增加民选议席。

北京在两年多前开始改革香港的选举制度时,已有评论指出,新制令北京可推出「国家队」晋身立法会,会冲击现行「土共」(传统亲京人士的笼统称谓),其力量将会被冲淡或削弱。曾在港英年代获新华社香港分社(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前身)支持下创办民主建港联盟(简称民建联)的曾钰成,昨(23日)在《明报》撰文,指被视为香港小宪法的《基本法》,就香港行长官和立法会均须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最终达至特首和全部议员均由普选产生的「双普选」目标。

他续称,香港回归以来的政制发展均须以循序渐进原则朝「双普选」的目标迈进,而「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第一次立法会选举结束后,中央重申,写在基本法里的「双普选」目标不变,即立法会全部议员最终还是会由普选产生。他的述说,没有再提及「循序渐进」原则。

在这篇题为《委任区议员应长期存在吗? 区议会在完善选举制度后的发展前景》的文章里,曾钰成又说,由本月1日开始的区议会,是香港历史上第二次恢复委任制度,而且人数最多,470人中有179名,占比亦是历来之冠,;相反,地方选区直选议席的比例则减至历史上最低。他形容,「这变化脱离了回归以来区议会产生办法一直遵循的发展轨迹」;再加上区议会主席由官员兼任和包括罚则的监察区议员指引,「足可保证各区区议会衷诚配合政府的地区施政」。

但他提出,《基本法》虽没提及区议会须「循序渐进」丶「达至普选」,但回归以来,每次政制发展都把区议会的「民主化」包括在议程之内,但「经过这次『重塑』,区议会往后还要不要『民主化』呢?委任议席会不会再次逐渐减少至最后全部取消?」

曾钰成认为,委任议员虽可「让政府如臂使指地差遣」,但他质疑,「为确保政府在地区治理上得到区议会的充分配合,委任议员是否应长期存在,并且要占较大的比例?」

他举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对区议会选举的肯定态度为例指出,来届区议会的直选议席应该不会减少。「如果中央政府希望见到香港的选举,包括区议会选举,愈来愈赢得人心,愈来愈多人参与,就更有理由让区议会的民选议席逐渐增加。」他又说,在确保参选人是爱国爱港的基础上,亦毋须忧虑民选区议员会作出违反《基本法》的「扩权」行为,且随着扮演官民桥梁角色的民选议员的人数增加,其效用亦会提高。

刘锐绍:料体制内不满和摩擦增加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本台指出,曾钰成开腔,是因为改革后的选举,实质效果与原来声称的效果背道而驰,包括选举参与者与填补大量民主派区议员被褫夺资格和请辞而出现地区服务不足的关爱队,表现不如预期,以致官民关系亦不似预期,势将影响包括建制利益在内的香港整体利益。

他续称,面对上述情况,以传统左派为主的核心建制人士感到不满不悦,特别是建制内的利益板块有碰撞,在核心建制派的重要性相对下降丶向官方归边的新利益板块非常活跃,传统左派自然会有人发文。

曾钰成可算是传统左派,由父亲到他这一门三杰均与左派有渊源,他的哥哥曾德成更因在1967年文化大革命蔓延香港时在学校派发亲京的「反暴」传单而入狱,回归后,曾官至民政事务局长。

但对于当局会否取消委任区议员,刘锐绍估计,从政府角度出发,机会甚微。但他亦指出,长此以往,区议会发挥的效果将会更坏,令体制内的不满和摩擦积累,机会来临便互相攻讦,造成内耗。(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