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乌克兰一年后,俄罗斯依赖中国了!

0
556
法国世界报 RFI

【2023年01月20日讯】法国世界报评论员阿兰·弗拉雄(Alain Frachon)周四在其专栏中表示,“自2022年2月4日的新闻稿发布以来,中俄两国“无上限”的友谊并不是那么完美”。

弗拉雄写道,冷战初期,即1950年代,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听苏联老大哥的话的。在“红色国家”阵营中,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受到苏联的保护,是斯大林在掌控。今天,情况发生了逆转。在对乌克兰发动战争一年后,俄罗斯处于依赖中国的局面。去年2月4日,莫斯科和北京通过新闻稿宣称两国之间的友谊“无上限”。在这个“无上限”的友谊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的是习近平,而且习近平的主导地位与日俱增。

弗拉雄表示,莫斯科入侵基辅使北京陷入了复杂的境地。2月4日,普京在北京签署了俄中两国“友好”条约。之后才仅仅过去三个星期,普京就发动了他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普京的目标是控制这个在普京看来越来越向西方倾斜、向西方屈服的乌克兰。

出人意料的是,中国向俄罗斯提供的是最低限度的服务。中国在政治上支持俄罗斯,没有在联合国的投票中谴责俄罗斯,中国宣称自己反对美国和欧洲的制裁。这不仅仅是国家之间的“友谊”的问题。普京和习近平的私人关系似乎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普京和习近平有着共同的战略目标,这就是,结束美国或整个西方在国际体系中的所谓的优势地位。

中国:一个很会算计的朋友

但是中国很烦恼,因为中国想成为边界不可侵犯原则的最严苛的捍卫者之一。北京照搬照抄了莫斯科的说词,宣布俄罗斯的进攻是让人无法容忍的西方挑衅的结果,并因此渡过了危机。中国和俄罗斯很快将在太平洋进行联合演习。一年来,习近平多次和普京通话,暗示他不喜欢这场战争。然而,习近平从来没有和泽连斯基通过话,中国也从来没有试图进行过任何的斡旋。

在中俄关系中,经济和人口确立了中国的优势地位。两国有4200公里的共同边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俄罗斯的十倍。在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欧盟对俄罗斯宣布的数轮制裁措施加剧了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卡内基基金会的俄罗斯政治学家亚历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在2022年8月刊的《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题为“中国的新附庸”这篇文章,对此有详细的介绍。

丢掉了欧洲富裕客户的俄罗斯,为出售碳氢化合物,除了中国(和印度),别无选择。诚然,中国是朋友,但却是很会算计的朋友,中国以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极低价格购买俄罗斯的碳氢化合物。中国甚至能够让俄罗斯同意以人民币支付,发展规避美国制裁的石油人民币市场。俄罗斯方面也购买了更多的中国制造:2021年,俄罗斯进口的15%至18%来自中国;2022年这一数字上升到了29%,主要的原因是战争。

加布耶夫说,北京的手上有很好的牌。俄罗斯发动的战争使它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屈服于中国。俄罗斯的公共财政取决于它向其东邻大国所出售的碳氢化合物的数量,北京对其俄罗斯“朋友”拥有强有力的杠杆。作为政治外交补偿,中国促使俄罗斯减少向印度或越南出售武器,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对抗中,印度和越南这两个国家是站在美国一边的。俄罗斯正在失去战略自主权。

情况复杂

俄罗斯人认为他们国家的未来不在欧洲,而在欧亚板块,所以,他们很高兴依赖中国。加布耶夫教授认为,普京仇恨美国,他是可以付出屈服这一高昂的代价的。他需要中国的钱来给战争提供资金,从而确保他的政权能存活下去。

对北京来说,情况很复杂。2022年2月4日的新闻稿说,中国与俄罗斯的友谊“无上限”,但其实是有一些上限的。中国没有向俄罗斯出售武器。许多在华尔街上市的中国公司正在竭尽全力地避免受到美国的制裁。习近平希望今年能够重振的中国经济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经济体之一。即使是在高科技领域与美国脱钩,但中美两国仍然非常紧密,且欧洲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一边是中国的经济,另一边是和克里姆林宫一起对抗西方,可以说,北京希望能够在两者之间灵活的穿梭,而不需要做出选择。

在1月11日版的英国《金融时报》上,该报援引北京官方消息来源报道了中国针对欧洲的新立场。中国的大概意思是:我们不想与所有西方人交恶;我们打算优先关注与欧盟的关系;我们不信任普京,我们有办法就乌克兰战争等方面向普京施加压力。弗拉雄就此表示,也许是这样吧,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明。遗憾!(法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