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更多民生惨况曝光 矢板明夫:一党独裁造成

0
400
上海疫情下,苦不堪言的现状(视频截图)

【2022年04月10日讯】中国上海市自封城以来,不断爆出各种人道灾难和民生惨况。网络上大量求救的帖文以及市民拍摄的短片反映出的防疫乱象令人触目惊心。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局长矢板明夫在脸书讲述了一位身处上海的日本人的遭遇,直言这场人道悲剧是一党独裁体制造成的。

上海实施的“清零”政策衍生出各种各样的人道灾难,患有严重疾病的病人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市民生活物资紧缺、隔离点和方舱医院条件恶劣,以疫情防控为由对民众进行暴力殴打绑架等恶劣事件频发。民生观察网 4月9日汇集整理的一些民生惨况令人触目惊心。

案例一:当地时间4月8日凌晨2点钟,上海市静安区延平路237弄延康小区的一位住户在网络上发出求助超话:自己听到楼下邻居哭得十分伤心绝望、歇斯底里,通过微信询问才了解到这位邻居是一个怀孕6个多月的孕妇,通过核酸检测被确诊后,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异常反应。她的丈夫做为密接已经被带走隔离起来了,而她本人由于是孕妇转运了两次竟无人接收。这位孕妇说,现在她身体特别难受,家里粮食也只够吃两天了,她就希望能够得到治疗,希望好心人能帮帮她。她在微信上呼吁,“救救我和我的孩子,谢谢好心人。”

案例二: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路1662弄91号201室的居民也发出一份求救帖文,说家里老人90高龄,有糖尿病且高位截瘫在床。疫情前就开始脚趾糜烂,由于医院的医务人员都被安排去做核酸检测去了,医生先给患者配了7天的敷药,让家属带病人回家自行处理。但是被封闭多日后,现在老人已经没有敷药可换,整个脚已经迅速糜烂,卧床多年背部、屁股也都腐烂。家属想尽办法自费花了差不多翻10倍的价格网购了从广州发货的“百克瑞纱布创面敷药”,现在顺丰快递已经到达上海浦江中转站,却因东明路街道的顺丰快递网点已关闭无法投递,药物就滞留在浦江中转站。眼看救命的药已到身边了却拿不到,家属十分着急,只能通过网络求救。

案例三:4月8日网友“AngelLiu”发出消息:方舱医院肮脏、吵闹,让人无法休息,希望回家隔离等待康复。

帖文写到,我想回家康复,在方舱根本不能休息,3天里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坐着直到撑不住才睡着,过一会接着又被吵醒。这里的灯光刺眼到后悔没拿防晒霜,平时不敢多喝水,因为卫生间脏到能把胃吐出来。

“大白”(保安)会监督你戴口罩,这里没有窗户,没有通风,戴上你闷死,不戴,你被这些一千人室内吐痰的细菌交叉感染吧! (还有人室内抽烟)还有,这里没有药,没有医生,不要再说是“方舱医院”了。平时吵架声此起彼伏,因为有老人发烧,有人拉肚子,护士没有权利给药,也没有药,(除了莲花清瘟颗粒外)。不看时间,你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每个人都绝望的关在这儿,等待变成神经病,难以相信这是21世纪的上海。

案例四:4月5日 网上一段视频显示,在海松江区车敦镇路边,“大白”(有防疫人员)与数个民众发生争吵,“大白”将一名男土掀翻在地,用左脚重踢男士头部和身体,该男土发出痛苦的哭声。

帖文写道:“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大白武打动作如此熟练,肯定不是医务人员,而是国家特警。”

案例五:上海嘉定区江桥镇海波路333弄1号的居民发帖求救,帖文称,家中老父亲是胃癌晚期,之前一直在徐汇区肿瘤医院治疗,本应该3月17号住院化疗,因为小区突发疫情,居委不让出门,说要申报疾控中心,让他们一家等待。然而一直没有疾控中心120来接病人,家属尝试拨打了110,12345,120等等各种能够求助的电话,好不容易把老父亲送到了医院,却被告知已经没有床位了,而且因患者居住的小区有疫情,医院拒收。让他们等等小区解封才可以送病人去肿瘤医院接着治疗。

一家人苦苦等到2+12管控期满,准备再次送老父亲去医院,却被告知小区又发现了无症状感染,居委会把大门锁上,不让出门。帖文写道,“我父亲病情恶化,胸口像刀杀的一样疼,每天都只能靠吃止痛片,疼得几次都想自杀,我们全家就像生活在人间地狱里,一天天苦苦煎熬着。”

案例六:4月7日网上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一位重病老人因为没有核酸报告,医院不收治,警察不理,居委会不管,最后全身插管的老人死在居委会门口,其家人在居委会门口控诉老人死得冤枉。

本周六(4月9日),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局长矢板明夫在脸书上发帖,讲述了一位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被隔离在小区的惨况:这位日本人家中已经没有食物,向邻居求助,邻居发帖呼吁大家募捐,很快就收到小区居民们赠送的水果和面包。矢板明夫说,这让人看到患难时人性的光辉,很令人感动。他同时也写到,“这场人道悲剧最大的原因,是一党独裁体制造成的。”

矢板明夫表示,自己也知道,在中国,因为封城,有病患不能得到及时医治而丧生,有化疗中的癌症患者因没有药在家里绝望痛哭;众多家庭丧失了收入的来源,“虽然没有统计数字,但可以断定的是,死于苛政者的人数,要远远多于死于病毒的人数。”

矢板明夫在帖文中直言 :“这场人道悲剧最大的原因,是一党独裁体制造成的。”

矢板明夫还提到,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因为批评当局的抗疫政策是在制造灾难而被封杀,萧瀚本人目前也已失联。矢板明夫引用诗词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表示对萧瀚的支持。

早在2020年年初武汉封城时,以疫情防控为名禁止或阻止病人求医和医生治病的问题就曾引起中国公众的愤慨和恐惧。批评者指出,两年多来,这种中国特色防疫不见改善,反而变本加厉。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学教授冯崇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新中共病毒(COVID-19)在世界各国已经流行两年,各国在应对疫情危害方面已经积累了很多尽力尊重个人自由和尊严、尽力避免造成次生灾害的防疫经验,但中国当局却一意孤行,坚持推行人造次生灾害与疫情灾害本身并驾齐驱,甚至有过之的防疫政策,尽管这种政策造成广泛的灾难。

冯崇义说:“我们要知道这个专制政权它最关注的是政权危机,不是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如果他的评估是这些经济危机、社会危机不会引发政权危机,他是很冷血的。就像当年的大跃进、大饥荒死了那么多人,毛(泽东)还是一意孤行,把本来是要反左倾庐山会议开成了反右倾的会议,继续变本加厉地饿死更多人。”(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