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无惧威胁!香港记者到《大公报》总部抗议被追踪

0
446

【2021年05月03日】(明德网田静综合报道)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但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香港并没有感受到新闻的自由,不单有香港记者前往中共控制的大公报门前抗议被跟踪、骚扰,也有在中国的外籍记者表示中共对新闻、言论的管控越来越紧。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大纪元时报》香港记者梁珍,在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到了由香港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总部抗议,抗议日前有疑似《大公报》记者跟踪她。

梁珍表示,她们是克服了自己的恐惧站在大公报门前的,向中共这种跟踪、这种下三滥的做法说不。 “我觉得我们香港人,不应该活在恐惧之中,让这种便衣、让这种互相文革举报、让这种跟踪、这种特务手法,变成香港的常态,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

据梁珍介绍上月26日,梁珍到一家“黄店”采访,被一名头戴帽子、塞着耳机的中年男子尾随。梁珍用手机录影,并质问对方是否《大公报》记者后,该名男子迅速逃跑。

而就在两天前,即上月24日,一名男子到梁珍家住宅敲门,声称是一个外国姓程的朋友托他送东西,又说东西很大,放在楼下。梁珍回应不认识姓程的外国朋友并追问后,该男子支吾以对后离去。

而《大纪元时报》在香港的印刷厂,上月12日凌晨遇袭,四名大汉用铁锤砸毁印刷机,并向印刷机缝隙泼撒水泥及石块粉末,之后乘坐一辆白色轿车离开。

中共当局对香港新闻自由的管控已经如此,对大陆的管控更是越来越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籍资深新闻工作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这个节日跟中国人没有关系”。他说,让中国人评论这个纪念日太让人“羞愧和难堪”!

这名记者表示,过去这六、七年来,中国已经越来越没有调查性和深度报道的空间。少数几位曾坚持深度报道或监督政府的记者面临的后果却是警察的骚扰或拘捕,这样的寒蝉效应让很多人却步或选择“闭嘴”。即便他和多位同期的新闻工作者都可以透过VPN(虚拟私人网路)翻墙、浏览推特或脸书等社群媒体,但他们鲜少留言或公开评论敏感议题和时事。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共近年来发动“大外宣”来改变其国际形象和讲好中国的故事,也将新闻独立报道的本质扭曲为只为一党之私服务的政府文宣工作和“爱国者新闻”,但是无国界记者组织认为中国(中共)是全世界新闻业的最大敌人,也是全世界资讯自由的最大敌人。中共政权不仅打压自己的人民,过去十年来,新闻和资讯自由更是遭逢严重的倒退。

他呼吁,民主国家加强对中共外宣工作、官媒和党媒的检视,要求其和大多数的独立媒体一样,严守新闻作为社会公器的责任和公平报道的新闻标准,否则,就应该对作为政党代理人的媒体宣传机器做出合理的限制或制裁。

就在当天,无国界记者组织与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包括加拿大记者协会副主席及瑞典、芬兰媒体代表,透过实体及视讯与台湾政府和民间人士举行闭门会议,共同探讨民主国家包括台湾,如何更好应对假讯息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