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正视打假针问题了 ——从某国“疫苗”突然停产谈起

0
1278
澳洲林松博士

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 政治学博士 林 松(Dr LIN Bin JP)

——————————————————————————————

正当多个国家呼吁大众警惕新一波变种病毒出现,却传出消息说某强国“疫苗”突然停产。面对新一波变种病毒出现,不是增产“疫苗”,反而是停产,令人啧啧称奇!原来,个中涉及“疫苗”不合格及贪污问题。
“疫苗”不合格,这已经不仅仅是打针后“副作用”、“后遗症”的问题,而是“打假针”了!即是以“假东西”、“假药”,冒认“针药”,冒认“疫苗”。 而且今次是因为发现存在贪污行贿,才揭发“疫苗”不合格。

因此,一些本来“支持打针”的人,最近才恍然大悟,大骂某强国药厂。事实上,拙作一直呼吁“支持打针”者,需要冷静听听不同意见,不要一窝蜂人云亦云,不要人人自认“专家”(砖家),不要把善意提醒当成“虚假讯息”,甚至当成“恶意”。

贪污行贿获批生产

某强国生产的这“疫苗”,2020年年中开始做临床试验,2021年6月获“世界卫生组织”列入可授权使用的“紧急使用清单”中。但今年1月10日确认已经停产。事缘最近网络上流传一篇文章《XXXX疫苗停产为那荒诞的时代画了一个休止符》。

该文引用一份文件,指出有关制药厂已经全面停产该“疫苗”,没有再发售该产品。记者查询该机构,获得证实。近日网上流传,该强国“疫苗”,当初是透过行贿主管卫生健康机构负责人于鲁明,从而获当局批准生产。但这“疫苗”带来后遗症包括白血病、心梗塞、脑梗塞、癌症、血液病等。

涉事的卫生健康机构负责人于鲁明,因为“严重违纪违法”遭调查,被撤去职务,因贪污巨款,近月被判刑十一年。有网民对“疫苗”副作用造成的伤害表达不满,有人说打了第二针就出现荨麻疹、呼吸难受。有人说“第三针后,我妈妈得了白血病,我也身体大不如前,吃不消工作强度失业了”。还有人说“X国的疫苗害了多少X国人?多少人有后遗症,多少人因为疫苗后遗症去世?”

高度禁忌质疑打针

网络作家吴鹏飞就为此拍摄了一短片《有种疫苗丧尽天良·应该罚个倾家荡产》:“当时在各方动员,给钱给物奖励,实际上的强制要求下,很多老百姓相信了这个所谓民族品牌,伸出胳膊把信任,把性命交给了它。谁能想到,数以亿计的接种者,却上了国内外不良资本家的大当。它收买了极个别官员,以不合格、不合法的手段,将问题疫苗、实验疫苗,大规模向公众接种。”

吴鹏飞大声疾呼:“民间大量传说,注射XX疫苗后,出现各种疾病,白血病、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副作用,但当时这成为了一个高度禁忌的话题,成千上万的人,实际上接种了一种比XX病毒更可怕的致病药剂。辉瑞疫苗已经在美国法院强制下,被迫公开了不良反应的数据,多达92页之多,抗体产生的有效率仅有12%左右。而在XX赚取了惊人利益的XX疫苗,却至今对此保持沉默。黑良心的XX,2021年的净利润是956亿……”

事实上,不仅某强国当时对打针副作用列为“高度禁忌”,即使澳洲及其他西方国家,同样把对“疫苗”的质疑都一律视为“虚假讯息”来打压,跟2019年打压李文亮医生如出一撤。

打针不阻感染传播

因为最近这某强国“疫苗”停产,网友发来一短片,是以色列一覆盖七十万人的研究:“研究显示接种两剂疫苗的人被再次感染的可能性增加了27倍。所以,即便我们只谈论这一点,它都算不上是疫苗,因为它不能阻止感染,不能阻止传播。”

研究指出:“如果你看一下在英格兰、苏格兰、欧洲北部国家的研究,在那里他们得到的是真实数据,实际上三剂疫苗接种者是最容易死亡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最起码我们拥有的自然免疫力,是持久、广泛和稳定的……十八年后,从SARS冠状病毒得到的免疫力,依然对新冠病毒有效。这就是持久、广泛和稳定的免疫力。……自然免疫力应该是被承认的,至少与接种疫苗获得的免疫力相当,而且这种自然免疫力很可能是终身的。”

拙作多次引用澳洲新州卫生部的统计,证明打针越多,越容易入院、重症、死亡。截至2022年12月头一周统计的新州卫生部“大数据”,染疫确诊入院非重症697人,全部都打了针却仍染疫,没打针反而无需入院。进入重症室54人,全部都打了针却仍染疫,没打针无需进入重症室。

统计显示打针越多,入院与重症人数也越多。在入院非重症697人中,打了四针或以上占比例最多,高达296人。排第二的是打了三针,达170人。进入重症室54人中,打了四针或以上同样占比例最多,高达18人。排名第二的是打了三针,共15人。

人体天然免疫能力

新州卫生部统计显示,打了三针和四针的入院人数最多,何解?讽刺的是,那些支持打针者不愿意看真实数据,却想当然地一再嘲笑,说现在入院的人、死的人,都是没有打针的。新州卫生部大概也发现公布这些大数据,越来越明显不利于推销打针,宣布不再独立统计确诊感染入院中涉及“打针”的人数!

为什么不敢正视“打针”无效呢?!或者,“打针”并不是万能的,仅仅对一部份人有限?!当然,这又涉及政府权贵及制药厂的利益。笔者多次说明并不反对所有打针,自己打了预防肝炎等疫苗。拙作所质疑的,只是“假疫苗”、“假药”、“假针”。我们绝对不能把没有防疫作用的针药称之为“疫苗”,正如当时网上出现的一讽刺笑话,说避孕套是用来避孕的,如果无法避孕的就不可以称之为避孕套!

这犹如2008年揭发有恶劣奶农,为了提升蛋白质检测数据,以化学剂三聚氰胺生产牛奶,变成供给婴儿食用的“毒奶粉”。反对“毒奶粉”,不应该被扣帽子变成“反对食用奶粉”吧?!除了食用奶粉,还可以选择母乳吧?

上面有关以色列数据的短片就提及“自然免疫力”。笔者一家四口,其他三人都打了三针所谓“疫苗”,但都相继“中招”,我没打针反而没有受传染。大概过了一年偶然“中招”,却没有家人中招后的发烧、要卧床休息、失去食欲等症状!科学家是否可以研究、开发、推广人体天然免疫能力呢?!

(欢迎读者意见回馈,作者电邮:DrLinBin@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