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赫西域的汉宣帝 一道柔情诏书显露夫妻的恩义

0
3957
汉宣帝是史上有名的中兴之君,于公于私,他都显露了真挚又深刻的仁爱之心。图为《帝鉴图说》之“汉宣帝诏儒讲经”。明代张居正编,清内府朱丝栏图绘写本。(公有领域)

汉宣帝刘询是汉武帝的曾孙,继承武帝的雄才大略,扬汉威于西域,德业媲美史上殷高宗和周宣王,史称一代中兴之君。而他义重情深,留下闻名于世的“诏求微时故剑”诏书,透露爱惜糟糠之妻的情义,典范传世。

爱旧人 珍惜恩义

汉宣帝刘询本名刘病已,是汉朝中兴之君。他一生中为皇曾孙、为监犯、为庶民、为皇帝,充满曲折艰困与拍案传奇。他操行节俭,仁慈爱民,信赏必罚,在西域重震汉朝天威。他的坚贞与诚挚也表现在坚守婚姻的恩义上,灼灼其光。

宣帝是汉武帝嫡系皇曾孙,但是出生数月即遭遇宫中发生的巫蛊事件牵连。他祖父卫太子刘据(母卫子夫)一脉受贼臣江充构陷遇害,当时尚在襁褓中的皇曾孙也不能幸免,被坐收郡邸狱。他的命中贵人邴吉当时担任监丞,令狱中女犯人二人为他哺乳,私下给他衣食,保全了他的性命,直到他五岁逢大赦,将他载送到外戚祖母家寄养。

后来宫中诏令掖庭养视他。掖庭令张贺,曾任卫太子的家吏,非常顾念旧恩,哀怜皇曾孙命运多舛,谨慎小心地奉养他,且以私钱供给他,并教导他学习儒家经典。皇曾孙病已既聪明又好学,但他并非书呆子,对游侠、鬬鸡、走马等时尚的玩意儿他都有兴趣,且关心民瘼,对乡里民情的奸邪、官府吏治的得失都了然于胸。

他十七岁时,张贺就为他谋合人生大事。张贺本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他,但是被担任右将军的亲弟弟怒阻了这门亲事:“刘病已是卫太子之后,曾是罪人,现在享有县令的衣食,足够了,不要再奢谈什么婚事。”

张贺继续为他说合另一门亲事。这门亲事也是克服了阻碍才得以成就,对象是许广汉之女许平君。许广汉当时是纺织染坊的小吏,在以前曾经犯错受刑,声名不好。(早年他在昌邑王任府中郎时,曾随着汉武帝上甘泉宫,因为误取他人的马鞍披挂自己的马,被以盗窃论治,幸得免死,后来受募到蚕室工作,又曾当过宦官的辅佐。)

许平君当时年十四、五,本是待嫁之身,临嫁前对方却突然死掉了。许母带她去看相,算命的说她“当有大贵”之命。

许广汉应允了张贺的说媒提亲,次日许妻知道后非常生气,不想把“当有大贵”之命的女儿嫁给受过罪刑的刘病已。后来张贺又找人去说媒提亲,才终于谈成这门亲事。皇曾孙刘病已和许平君结婚后一年,生下一个儿子。

数月后,汉宫中发生大事,昭帝崩,无子继位,昌邑王刘贺嗣位,但是刘贺上位后非常荒唐,狂乱失道被废。此时邴吉就推荐了刘病已这留在民间的皇脉继承大统,得到大司马、大将军霍光认同。霍光上书皇太后更立刘病已为帝。

新皇上任,立皇后母仪天下是一件重要的国家大事。大将军霍光是迎立宣帝的最大功臣,霍家人借机想让宠爱的小女儿霍成君登上皇后宝座,诸公卿大臣也都顺势议立辅政大臣霍光之女为皇后。

对一国之君来说,家事就是国事,就是天下事,立谁当皇后,还不完全是自己一人说了算,汉宣帝即是一个显明的例子。

当时汉宣帝年方十八,正是血气方刚之龄,成婚一年余,妻子十六岁,他俩有一个数月大的儿子(后来的元帝)。他的人生角色从狱中罪人获赦,再到被迎立为皇帝,未来崭新的一页正在展开,但是强势的辅政大臣霍光还未还政于新皇,不管是过去、现在、未来,得助或受制于霍光,是难以避免的,要怎么抉择?

在这节骨眼上,年青的汉宣帝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他下了第一道诏书,“诏求微时故剑”:朕在贫苦困难之时曾有一把旧剑陪在身边,现在却不见了,朕非常怀念,谁可以帮朕找回这把故剑?

这道“故剑情深”的圣旨,展现非同寻常的柔和慧光,透露了皇上对旧人的珍爱之情,肯定夫妇的深挚恩义。公卿大臣们从而知道了皇上真正的心意,乃议立许氏为孝宣皇后。

然而,他的爱情与婚姻故事、他的命运,并非就此一帆风顺。过了二年多,汉宣帝他又遭到人生更严重的打击与考验。权臣霍光之妻为了让自己的女儿霍成君当上皇后,阴谋得遂毒杀了皇后许氏。此时,年轻的宣帝还未能亲掌朝政,亲爱的妻子突然不明原因死去,又哀怜孩儿自小失去母亲,情何以堪?经过了一年二个月,在权衡大局之下,不得不立霍成君为后,这是本始三年三月的事。过了三年,(地节二年)霍光死后,宣帝才得以亲政。隔一年,霍光之子、大司马霍禹宗族谋反,事发被诛杀,皇后霍氏被废。

爱护苍生重廉能 征服匈奴耀天威

汉宣帝是史上有名的中兴之君,于公于私他都显露了真挚又深刻的仁爱之心。图:汉宣帝像。明万历刻本《三才图绘》(公有领域)
在中国历史,汉宣帝是一位很有果断力的中兴之君。对内,他爱惜百姓,重视官吏廉能、吏治公平,对外,他继承了汉武帝经营西域的雄才大略,将汉朝在西域的天威推向顶峰。

听事明察 珍惜生命

宣帝亲政后,下诏要改善吏治,保护百姓的生命:

“狱政关系到天下百姓的生命,是以禁暴止邪,养育天下众生为目的。如果能作到使生者不怨,死者无恨,则可称为有素养的官吏了。但如今却不然。一些执法者别有居心,狡诈地曲解法律,程度深浅不一,巧立名目构陷罪名,以达到私心自用的目的。奏报与真相不符,上级也无从辨别真伪。朕不明真相,官吏不适任,天下百姓的生命将仰赖谁来保护呢?

二千石的官员,要明察下属,不要用这样的人。吏治务必公正公平!还有一些官员擅自征用劳役,充实官舍饮食、修饰驿站宿舍,愉悦来使和宾客,超越职权、逾越法律,以求取名誉,就像站在薄冰上等待白天阳光照临,岂不危险吗!现在天下有不少地方有疾疫之灾,朕深深怜悯。令各地受疫情影响较重的郡国,今年的租赋可以免除。”

在朝中,宣帝五日一听事,以考察臣子的功业,自丞相以下都要奉职奏事。天下大小事,他都了然于心,有功劳的升官,有大善的厚加赏赐,赏及子孙。

雄才大略 经营西域

在中国历史上,汉宣帝是一位雄才大略、果断的中兴之君。他在即位之初,就定下联经略西域的大计。即位第二年,他就发动了支援乌孙打击匈奴之战,取得了大胜。又经过十一年的经营,于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在西域首设都护府,把西域三十多国正式纳入西汉版图,汉朝疆域在此时达到顶峰。又过了九年,在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以臣子的身份觐见宣帝,汉宣帝结束了150多年的汉匈战争,以全面胜利留下了千古传世的光辉。

汉宣帝“故剑情深”不舍旧人,“糟糠之妻”不离不弃,成就爱情与婚姻淡而弥恒、困而弥坚的佳话;他爱惜百姓之情和施政的成就也留名青史。

孝宣皇帝采取了公正的奖罚制度,信赏必罚,严格审查名实,使得、各领域的人才都表现出色,技艺、工匠和器械制作达到了高度水平。在他治理下官吏尽职,百姓安家乐业,社会安定繁荣。

面对匈奴长期的祸乱威胁,他的武功让汉室的威信显赫于西域,达到开朝一百五十年来的顶峰,光宗耀祖。史家赞汉美宣帝是一代中兴之君,德业媲美殷高宗和周宣王。

参考资料:
《汉书.宣帝纪》、《汉书.外戚传》、《汉书·匈奴传下》《卷七十·傅常郑甘陈段传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