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舞台剧颁奖礼被扣资助 疑涉邀敏感嘉宾 评论指审查范围超越创作

0
1468
蔡玉玲(左上角图)和尊子(右上角图)出席剧协颁奖礼后,港府撤资助。2024年1月18日 © 剧协2023年6月15日脸书图片

【2024年01月18日讯】获香港艺术发展局资助多年的「香港舞台剧奖颁奖礼」,被指去年的颁奖礼对该局声誉有损,遭扣减已批拨款和拒绝资助今年颁奖礼,未有交代具体造成影响的因素;而管有康文场地租借权的政府部门,亦决定不租借场地以举行相关颁奖礼。事件引发网民热议,嘲讽艺发局应改名「阻碍艺术发展局」;而作家岑朗天更指出,事件明显与颁奖礼邀请了「敏感嘉宾」所致,反映自我审查已蔓延至创作以外范围。

不同媒体均引述消息指,所谓「敏感嘉宾」,是指因追查2019年7月21日乡事派人士在元朗地铁站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而被当局控告在车牌查册中提供假资料的电视台编导蔡玉玲,以及被警方等部门点名后遭《明报》叫停专栏的政治漫画家尊子。出席去年6月以「勇气」为主题的颁奖礼的蔡玉玲,当时刚获最高级的终审法院裁定上诉得值脱罪;而尊子则坚持创作。

受事件影响的,是香港戏剧协会,该会昨(17日)午在其脸书发帖披露,在上届香港舞台剧奖颁奖礼过去约半年之际,接获艺发局通知,声称「收到外界查询」,质疑该局资助的颁奖礼,「活动内容直接或间接对本局的声誉造成损害或不利影响」,艺发局经观看录影带后决定,扣减是次项目的最后一期资助。据了解,最后一期资助为总额的两成。

剧协:决定草率  艺发局:须正视持分者关注

剧协以「草率」形容艺发局的决定,对此甚表惊讶,但去信要求对方指明具体损害局方声誉的环节或片段,艺发局却至今未有回应。

另外,剧协又指,艺发局亦已决定,不资助于本年中举办的今届颁奖礼,原因是申请资助的竞争剧烈但资源有限。剧协指,香港舞台剧奖是「本地剧界历史最悠久的奖项」,颁奖礼「多年来」获得政府及业界支持。据了解,当局已资助该颁奖礼超过廿年。

除了金钱资助,负责康文场所租赁的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亦已口头通知剧协,未能为今届颁奖礼提供或赞助场地。至于上届颁奖礼,则是在康文署辖下的葵青剧院举行。

剧协表明,虽然筹备中的第32届舞台剧奖颁奖礼正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会坚持举办,以表扬过去一年表现出色的舞台从业员。惟由于资源匮乏,举办形式肯定会有改变。

去年接受蔡玉玲颁发「最佳剧本奖」的剧协委员庄梅岩,在其个人脸书回应,指所知讯息已在公开信交代,现时暂不发表个人感想,称「好多嘢只有系铃人先知」,强调剧协奉公守法丶光明正大,「冇咩唔可以摆上枱讲」。

庄梅岩:灭声也不再找藉口

她其后更发帖,引用其2012年作品《野猪》内的对白:「依家要消灭一把声音已经唔再需要任何藉口,佢哋甚至乎唔嘥时间去矫揉造作,只系硬生生咁剥夺⋯⋯」

身兼艺发局主席的立法会议员霍启刚今早回应事件时表示,艺发局分配公帑时,有责任把违反本地法律和《港区国安法》的风险减至最低。但他拒绝回应事件是否与去年颁奖礼的颁奖嘉宾有关,只是说,去年颁奖礼「出了一些事件」,引起不同持分者的关注,艺发局必须正视。

他反驳剧协指决定草率之说,披露事件经艺术支援委员会讨论后交大会表决。他又说,艺发局资源有限,每年只有三成的申请项目获批资助,不存在多年来获得资助的项目每年必定获批资助。

另外,曾任艺发局委员的立法会议员吴杰庄在电台节目中表示,「损害声誉」属感受问题,亦与当时的社会气氛有关,难以判断对错。至于是否要公开交代扣减资助的原因,则见仁见智,认为若涉及公众利益,当然要交代,但今次只是涉及对「一个团体」的综合考虑。

但多位剧作界人士指出,事件与颁奖礼嘉宾有关,当中,作家兼评论人岑朗天更表示,自国安法生效后,由于「红线」模糊,业界未开始创作或创作时已会「自律」,但今次明显是因为剧协邀请敏感嘉宾引致,反映自我审查蔓延至创作以外范围。

事件亦令人联想起,在中国,公安或国保等安全系统人员不单打压异见或维权人士,更会骚扰向异见或维权人士提供服务者,以孤立他们。维权律师王全璋租住屋宇的业主被威迫至取消其租约便是一例,以致其他业主亦不敢租房子给他们,其儿子上学亦出现问题。

事件引起网民热议,其中两人在剧协脸书表示,艺发局应改名「阻碍艺术发展局」,因其目的就是扼杀大家的创作,获逾百人赞同;另有网民指,如此一件大事,当局只是口头通知,「有几唔想俾人知同有几唔见得光,心照啦!」(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