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链”再让中国焦虑,中国版卫星互联网“国网”能压倒“星链”吗?

0
1362
分享 评论 (14) 打印 华盛顿 — 覆盖全球的美国卫星互联网系统“星链”(Starlink)

覆盖全球的美国卫星互联网系统“星链”(Starlink)技术不断取得突破,让中国军界和学界再现焦虑。中国国企将从今年起发射成千上万颗低轨卫星以打造中国版卫星互联网“国网”与之抗衡。但专家认为,在火箭发射技术上,中国与美国商业卫星发射巨头SpaceX的差距还在不断拉大。

中国官媒再提“星链”“威胁论”

“星链”目前通过数千颗近地轨道卫星组成的卫星群为60多个国家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服务。这些卫星依靠美国知名科技企业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麾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火箭发射入轨,让购买“星链”入网设备的地面用户摆脱传统基础设施限制,实现自由高速上网。

随着“星链”卫星越来越多、功能不断提升,SpaceX的发射能力屡破记录,中国官方对星链的技术优势再次显露忧虑,甚至抨击“星链”会给太空安全构成威胁。

中国解放军旗下单位主办的《中国国防报》1月9日刊登署名文章说,“星链”能够提供覆盖全球的网络通信、军事侦察和太空对抗能力。文章指责“星链”协助美国军方“从攻防格局、对抗态势和力量对比上获取大国竞争优势”,帮助美国“实现太空霸权”,破坏太空战略稳定。

“星链”的战略意义,可突破各种封锁

“星链”的战略意义在俄乌战争到以哈冲突中得以凸显。俄罗斯2022年2月开始的对乌克兰袭击造成乌克兰电信基础设施的严重破坏,但乌克兰政府和军队以及部分平民依靠“星链”设备的支持,维持了高速网络连接。

 

乌克兰军队在乌东巴赫穆特城外与俄军作战的前线放置的“星链”网络连接器。(2023年3月8日)
乌克兰军队在乌东巴赫穆特城外与俄军作战的前线放置的“星链”网络连接器。(2023年3月8日)

2022月,伊朗一名女子在被“道德警察”拘捕后去世,引发全国大规模抗议。马斯克当时决定加强“星链”对伊朗的覆盖,帮助民众突破伊朗当局的网络封锁和审查,使用网络社交媒体。

专家说,这些国际事件让中国意识到“星链”在网络自由通讯中发挥的作用,以及打造“中国制造”卫星互联网的急迫性。

太空政策与地缘政治学者南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从去年通过观察,得出的结论是,在台湾冲突升级的情况下,类似“星链”的技术一旦介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也就是中国的太空部队,必须非常认真地应对。”

“星链”暂时不入中国

与此同时,为了确保其网络防火墙能够持续发威,中国也在竭力确保包括“星链”在内的外国互联网技术不会进入中国。

与“星链”同为马斯克名下的电动机车公司特斯拉在中国建有大规模的“超级工厂”,马斯克与中国高层的关系一直引人关注。马斯克2022年曾透露,中国政府要求他保证不会把“星链”引入中国。

特斯拉执行总裁马斯克和特斯拉中国区高管陶琳在上海举行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型汽车交付仪式上。(2021年1月7日)
特斯拉执行总裁马斯克和特斯拉中国区高管陶琳在上海举行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型汽车交付仪式上。(2021年1月7日)

不过,“星链”最新推出的直连手机(Direct to Cell)功能,也引发了中国官方的担忧。今年1月3日,SpaceX成功发射了21颗“星链”卫星,其中包括6颗具备直连手机功能;地面的智能手机用户(4G或以上)无需购买额外设备,即可连入宽带网络。SpaceX将这类“星链”卫星称为为“太空中的手机信号塔”。

《中国国防报》的文章说,未来这一业务实现大规模应用后,“星链”系统将接入大量通信设备,实现全球无缝通信。这一功能是否会对中国用户开放,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荷兰莱登大学现代中国研究助理教授、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数字中国”(DigiChina)项目共同创办人罗吉尔·克里默斯(Rogier Creemers)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希望阻止任何它无法控制的网络连接。”

中国拟建“国网”,以抗衡“星链”

为了与“星链”竞争,中国一直打算建立自己的星座计划。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20年将发展卫星宽频列入新基础设施的项目名单,卫星互联网成为北京试图推动的一个关键技术领域。同年,中国国有企业向国际电信联盟(ITU)提交了代号为“GW”(“国网”的拼音缩写)的星座计划申请,该计划至少包括12992颗卫星。

《日经新闻》统计,中国航天部门中的多家国有企业共计划发射26000颗近地轨道通讯卫星,与美国“星链”竞争。其中,中国卫星网络集团(中国星网)将从今年上半年到2019年发射1300颗卫星,目前发射卫星的总计划数量约为1.3万颗。卫星发射将使用海南省的文昌航天发射场。

专家们说,在“星链”率先在地球近地轨道布局的情况下,中国面临的一大挑战是轨道资源的紧缺。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去年发表的一份分析说,近地轨道智能容纳约6万颗卫星,由于“星链”已规划部署4.2万颗,中国国有航天企业所剩空间不多。

早在2023年2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航天工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论文建议,鉴于“星链”计划是在地球低轨“跑马圈地”,抢占轨道资源和频率资源,作为回应,中国应该在“星链”星座尚未部署的轨道部署中国的巨型星座,在其他轨道高度取得先机和优势,对星链星座形成“压制”。

中国航空航天技术起步落后美国和前苏联20多年,自1990年代才开始真正进入程序。但是,专家们说,通过过去10年的努力,中国现在已经几乎完成了追赶。

哈佛–史密松天体物理中心的科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尔(Jonathan C. McDonwell)说:“也许在电子设备的精密度和整体质量方面还不太理想,但在太空中实现某些目标的能力方面–北斗系统就是明显的例子,这是中国的GPS。还有大量的中国间谍卫星,以及中国去年完成的庞大的轨道发射的总数量。”

不过,麦克道尔补充说,虽然在许多方面,中国已经从一个三等太空国家转变为一等太空大国,但仍略落后于美国。

从商业价值上来说,“国网”和“星链”也不同。麦克道尔认为,中国版“星链”可能不会吸引太多的西方用户,但太空政策专家戈斯瓦米则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将其未来的卫星互联网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地区推广。

但是,她警告说,这可能会对这些国家的国家安全有这巨大的影响。她说:“这意味着中国可以从中获取情报、监视和侦察通信(的能力)。”

戈斯瓦米表示,一旦这些国家的关键基础设施在网络连接上依赖中国,中国就可以提出政治条件。“中国可以说,如果你使用我们的系统,你就必须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也就是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她说。

SpaceX发射优势明显 中国难超越?

SpaceX目前把握了先发优势,自2015年开始逐步建立起巨型低轨卫星星座,并实现多国部署,不禁标志了“星链”卫星通信技术的成熟,更仰赖SpaceX强大的低成本发射能力。

“星链”项目一共计划发射42000颗近地轨道卫星。根据麦克道尔的追踪统计,截至1月15日,SpaceX共发射了5739颗星链卫星,目前还在近地轨道上运行的星链卫星有5317颗。

在将卫星送入近地轨道的成本方面,SpaceX目前使用的“猎鹰9号”(Falcon 9)和“猎鹰重型”(Falcon Heavy)火箭的每公斤的发射价格已经分别降到2600美元和1500美元。SpaceX可完全复用的重型运载火箭“星舰”(Starship)一旦测试成熟,这个价格可能跌到每公斤几百美元的水平。

与此相比,中国的“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的低轨卫星发射报价为5000美元。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去年12月刊文惊呼,中国经常把发射成本低作为自己的一个“亮点”,“现在相比SpaceX已经没有成本优势了”。

文章说:“无论是SpaceX的火箭发射载荷以及火箭的发射成本,SpaceX现在都比我们有优势。” 文章指出,中国目前最大的火箭“长征五号”的最大的载荷是25吨,而SpaceX的“猎鹰”火箭最大载荷可达63.8吨;SpaceX正在试验的“星舰”火箭最大载荷可达150吨。

长期观察SpaceX的天体物理学家麦克道尔对美国之音说,“星链”得成功之处在于,以马斯克为代表的领导层具备冒险精神,但重要的是SpaceX采取垂直整合路线,降低了发射技术成本。

他说:“他们大多数的事项都是靠公司内部,而不是包给好几家外面的公司,这使他们能够管控得更好。”

“中国在政府层面和商业初创公司层面都在运载火箭和通信卫星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所以我认为他们正在迎头赶上,特别是在通信卫星方面。”他说:“但在运载火箭方面还不太清楚。似乎没有人能接近像星舰这样的水平。”

太空政策专家戈斯瓦米说:“我认为中国将会悄悄地赶上,而美国可能根本还毫无察觉。”(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