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梦回大唐(15-3)

0
2927
全新小说《梦回大唐》,让人们看到不一样的唐朝历史。 (123RF)

文/陈本瑛

接上文 (15-2)

妳要父皇怎么相信妳?

在唐太宗的书房里,高阳跪在地上,唐太宗大怒指责,「妳怎么能做这种事情?是朕太緃容妳了,太放任妳了,才让妳目无伦理,做出这种违背人伦之事,高阳妳……太伤父皇的心了。」

「如果父皇不相信我,我怎么说都没用。」高阳不服输的反驳着。

「相信妳?连妳的绣枕都在辩机的房里找到了,妳要父皇怎么相信妳?」

「光凭一个绣枕就定我的罪,别人有心造女儿的谣,父皇,您怎么能相信?怎么能人云亦云到这种程度?父皇怎能如此昏庸……」高阳话还没说完,唐太宗就重重的打了她一巴掌。

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历来高阳做任何事,即使犯错唐太宗都舍不得处罚她,连私自养了一个西域男人在清心院,唐太宗也不曾骂过她,这次竟然赏了她一巴掌,这让心高气傲的高阳完全无法接受。她站了起来,眼神充满愤怒的看着这位因为自己而伤心的老父亲,「父皇,女儿没有做错事,如果您不信,女儿也没有办法……」高阳没跪礼,就直接离开了。

辩机被判了腰斩,高阳在夫家也失去地位,自然房遗爱也不可能继承爵位,她进宫的时间、次数被限制,整天除了在书房里,就是骑着疾风去和辩机相遇的那座湖。

学舍里传来佛院弟子念诵佛经的声音,一样的景色、一样的黄昏,高阳停了下来,她终于放声大哭,她觉得这一切都变了样,父皇和颖贤教了她一辈子,要担起大唐公主这个称号,不能辜负皇室的名称,一切要考虑百姓福利,要有礼、要谦和,一言一行都要做为模范,她连婚姻都无法自己选择,但现在呢?她背上一个「勾引僧人」的罪名,被所有人唾骂荡妇……没有人愿意听她解释,她心里的苦,没有人可以说,没有人可以理解……。

房遗爱是唯一对高阳包容并相信她的人,但是他也明白,高阳心里的创伤,尤其是和皇上父女之间的冲突,是没有人能插手的,这个结得高阳自己愿意去解开。现在家里的人没有人会和高阳说话,由房遗直带头孤立她,所以,房遗爱现在更是小心翼翼的对待高阳,这些心思高阳都放在心里,只是,她无法回报房遗爱,无法回应他对她的爱。

西元649年,一代明君唐太宗逝世,历史上记载,他最疼爱的女儿高阳,在他的葬礼上没有掉一滴眼泪,人们说,那是因为她憎恨父亲杀了辩机,那是因为她不服父亲对她的教养及管教,然而事实呢……。

高阳在葬礼后一个人回到清心院,她走在往父皇书房的路上,想起自小不论玩得再晚,在回清心院的路上,都会经过皇上的书房,她总是看到父亲每天熬夜处理公事。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骗父皇,就是为了得到疾风,即使父皇知道了,也没有拆穿她;想起父皇看重自己比平常女孩更长的手脚及较壮硕的身材,特别请老师教她射箭,事实证明高阳确实有这方面的能力;想起自己为了父皇的安全,找人试毒,被父皇狠狠的责备;想起了就算自己私自带回了萧,父皇为顾及她的颜面和心情,也吩咐李治小心的处理这件事情;想起将她许给房遗爱时,父皇和她长谈,才让她知道一切的安排都是做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护。

她想起了小时候,她坐在父皇的膝上,吃着父皇给她的美味包子。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是昨天才刚发生的一样,她再也没有机会可以报答父亲了。

悔恨、自责、愤怒,这椎心的痛楚,让她在唐太宗的葬礼上,一滴眼泪都掉不出……。 (待续,本文为作者立场)──转自大纪元

接下文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