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越争夺对越南的影响力,越南奉行“竹子外交”在美中之间找平衡

0
2247
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在越南首都河内的主席府为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欢迎仪式。(2023年12月12日)

【2023年12月15日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12月13日结束了对越南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其间中越双方宣布两党两国关系新定位,在深化“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基础上构建“命运共同体”(越南的说法,“越中未来共享共同体”)。三个月前,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也访问了越南,将美越关系从“全面伙伴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在拜登访问不久后前往越南,的确有与美国争夺对越南的影响力的意图,但他们同时指出,越南仍将奉行灵活务实的“竹子外交”,在美中两大国之间找平衡。

习近平访越争夺影响力

这是习近平担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第三次访问越南,但距离他上一次访问已有六年之久,亦是对越南最高领导人、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去年10月中共二十大习近平开启第三个任期后访问中国的回访。除了宣布共同构建“命运共同体”外,两国还签署了 37 项协议,涵盖国防和安全、海上合作、贸易、投资等领域,包括中国出资修建一条连接云南昆明到越南第三大城市海防的跨境铁路,以及在北部湾进行联合海上巡逻。双方还商定了一项促进贸易的三年计划。

习近平的访问追随了美国总统拜登的脚步。拜登今年9月访问了越南,将美国与越南的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越南对外关系的最高级别。美国还承诺加强与越南的经贸合作,多家美国半导体厂商宣布在越南进行重大投资的计划。

拜登访问越南后,越南国家主席武文赏随即于10月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面。习近平当时对武文赏说,中越两国已经建立了“同志加兄弟”的深厚友谊,两国应将双边关系视为各自外交政策中的优先事项,意在提醒河内,无论美国如何拉拢,中越之间都要保持关系的稳定。《华尔街日报》10月的一篇报道说,习近平曾希望上月在美国旧金山与拜登的双边峰会前访问越南,以展现出他在与美国打交道时的强势地位。

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韵对美国之音表示, 习近平此次对越南的访问显示中国的确在争夺在越南或者说对越南的影响力,而在这场竞争中,最明显的竞争对手就是美国。“美国总统拜登刚刚在9月份访问了越南,两国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因此可以说,越南已经将中美两国的外交关系等级提升到了同一水平,但现在我们看到,中国正在将它与越南的关系更进一步。”她说。

虽然越南对与中国共建“中越命运共同体”有不同的表述,但这依然被视为对中国所提的 “命运共同体”的接受,是对中国的一种安抚。越南官媒刊载的联合声明英文版及越文版,并非使用‘中越命运共同体’用词,而是用‘越中未来共享共同体’。

由于两国在南中国海存在领土主权纠纷并在上世纪70年代末爆发过一场战争,越南此前一直对“命运共同体”的说法持保留态度。越南国家主席武文赏10月访问中国,以及中国外长王毅12月1日访问河内时,中国新华社报道说中国领导人表示越南应该与中国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但越南国营媒体根本没有提及这点,再次显示河内的态度。

中国官方也将此视为是习近平的一次重大外交胜利,其对象恰恰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中越关系提升至新定位,向国际社会发出两党两国团结合作的明确信号。”

夏威夷的丹尼尔·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吴翁(Alexander Vuving)10月接受美国之音越南语组采访时说,习近平要求越南加入中国的“全球命运共同体”,试图建设联盟,对抗美国。

美中对越南同等重要

“从某种程度上说,越南处于枢轴位置,即介于两个大国之间,对这两个大国都很重要,” 美国国际和平研究所(USIP)研究东南亚的高级专家安德鲁·威尔斯-当(Andrew Wells-Dang)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和美国对越南也很重要,越南一直在努力改善与这两个国家的关系,作为一个中等国家……我认为他们非常有效地利用了多边主义的外交政策,并希望与所有伙伴保持良好关系,尤其是这两个最大的伙伴。”

这种策略通常被称为越南的“竹子外交”(Bamboo Diplomacy)。这一说法正是来自于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即根基牢固但灵活务实的外交政策,从过去几十年来相互竞争的地缘政治利益中找到平衡点。

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说:“越南明白,它必须依靠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因为中国离越南如此之近。但与此同时,越南也非常清楚南中国海是越南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或国家安全问题。中国是那里的一个问题。因此,美国在平衡中国在越南和该地区的影响力方面发挥着重要的关键作用。”

中国发布的贸易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与越南的总贸易额达到2350亿美元。尽管很多西方企业把生产从中国迁移到越南,但很多原材料和中间零部件都来自于中国。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威尔斯-当说,中越关系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是对美国的一个打击。 他说:“这并不令人吃惊,反而是意料之中的,特别是拜登总统访问越南将两国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后,”美国和平研究所的威尔斯-当说,“我完全不认为这对美国是个打击,美越合作也将在同样的全面战略层面上继续推进。越南将在符合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与所有这些国家开展合作,而当双方利益出现分歧时,越南将想方设法加以解决。

夏威夷的丹尼尔·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吴翁在给美国之音的电邮中说,“越南能够利用同美国新提升的关系来使中国做出一些让步。但越南也能坚持竹子,屈服于中国的压力。中越关系的未来走向将取决于越南是否能够抵制中国的压力。”

美国支持越南在南中国海的立场

中越之间一直难以解决的南中国海争端也是习近平这次前往越南的主要目的之一,但从中越发布的联合声明来看,海上问题被放在最后一大方向的“分歧管控解决更好”,凸显即便中越高层已举行会晤,两国存在已久的南中国海主权争端,至今仍无解。

习近平此次访越的同时,中国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关系高度紧张,两国船只发生了激烈冲突。越南与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台湾一样也对南中国海提出了与中国相互竞争的主权要求。

过去十年来,中国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填海工程,建造了拥有简易机场、港口和雷达系统的军事化岛屿。

相反,美国和越南对北京在南中国海的军事扩张有共同的关切。在拜登今年9月访河内期间,越南和美国发表联合声明警告中国不要在南中国海“威胁或使用武力”。

当时,拜登的访问也被视为是向中国发出信号。曾经兵戎相见的两国希望进一步强化双边关系,这也被认为是美国试图阻遏中国影响力努力的一部分。(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