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將我逼成抗中鷹派” 《彭博》專欄作家舒曼感到在中國被出賣

0
1291
習近平將我逼成抗中鷹派

 

【2021年03月09日】(明德網記者葉子報導)“這種情況使我感到幾乎被出賣了(The situation has left me feeling almost betrayed)”,常駐中國北京的《彭博》專欄作家舒曼(Michael Schuman)近日撰文表達他“不得不成為抗中的強硬派(鷹派)”時候發出的感嘆。舒曼認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企圖改變世界對“好政府”及“民主價值”的看法,以便讓世人接受其殘暴行徑。

過去20多年一直在北京或香港工作的舒曼,3月5日在《政客》(Politico)上撰文指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希望有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中國在全球經濟的制高點上起主導作用,並決定國際外交和話語規則。”

”這樣的世界對民主並不安全。”舒曼指出。

舒曼表示“成為中國鷹派”不是他的初衷,是中共讓他放棄了他“對開放的信念以及可以實現的宏偉目標”。

舒曼認為,中共領導層的存在是“對民主的威脅,那些關心公民自由的人不能再假裝自己沒有(看見這一事實)。”舒曼寫道。

舒曼感嘆,自己得出這一結論的旅程是痛苦的,他表示,自己20多年來遊走於中國各地,全身心地投入,但是“這種情況使我感到幾乎被出賣了”。

作為經濟學記者,舒曼花費大量時間來記錄中國從貧困中走出來的歷史性步伐,“從工廠車間到農業村落,再到科技初創公司”。舒曼著有兩本與中國有關的書籍:《超級大國被打斷:世界華人史》(Superpower Interrupted: The Chinese History of the World)及《孔子與他創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 )。

舒曼表示,他的內心隨著他在中國待的時間越長就越加變得不安,他並不認為中國是一個安全可靠的地方:“這種變化的一部分可能歸因於我的生活,因為長期生活在沒有人權的中國,內心總是擔心,你會在半夜被敲門聲叫醒”,舒曼的兩名友人在最近無故遭到中共當局拘留。

“中國(中共)領導層始終都是一群讓人討厭的人,他們總是利用殘暴手段快速壓制任何異議人士。”舒曼指出,“雖然中國20多年來在美國幫助下從經濟上融入了世界,並通過新科技進行交流”,但舒曼並不認為,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所改善。

舒曼坦言,是“過去三年的走勢才讓我真正變得鷹派。我之所以改變,是因為中國正在改變。”他表示,習近平已失去了與美國合作的興趣,無論透過多少次對話都無法讓中方動手解決他們不公平對待美國公司的問題。

舒曼還指出,科技不僅沒能讓中國人變得自由,反而將他們困在歐威爾式(Orwellian)的控制網中,他說:“中國人民所說的每一句話和行為都被監控著,只因為中國(中共)政府擔心有任何異議出現。”

“習近平把新疆許多維吾爾族人關在相當於21世紀西伯利亞古拉格的地方,(他)卻毫不在乎;中國(中共)還撕毀了與英國簽訂的條約(《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民主派人士下手,他們之中許多人已身陷囹圄。”

舒曼指出,習近平正試圖改變“我們對好政府和民主價值的看法,以便使他的殘暴行為在世人眼中可以被接受。”

舒曼認為,習近平越來越堅持中共的專制制度,“這對世界民主國家構成的威脅要大於它在貿易或技術上所能取得的任何優勢。”

舒曼最後強調,必須以制裁方式讓中共為其侵犯人權的行為付出代價,“與今天的中國抗衡的唯一辦法,就是讓更多人成為對華鷹派(強硬派)。”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