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营倖存者血泪控诉 呼吁抵制北京冬奥

0
839
自由时报图片

【2021年12月12日讯】“我们唯一的罪,就是身为维吾尔人”。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与台湾图博之友会昨在二二八国家纪念馆举办“揭发真相:维吾尔法庭审判”论坛,邀请4名新疆集中营倖存者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国政权之残暴。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致词时指出,新疆集中营是本世纪人类最大的耻辱,无论是企业或是运动员,都应该思考参与一个残暴政权举办的奥运会,这件事在道德上面的问题,他以及集中营倖存者都疾呼全球,加入抵制北京冬奥行列。

多力坤艾沙表示,“维吾尔法庭”(Uyghur Tribunal)9日裁决,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犯下种族灭绝罪与反人类罪,各国再也没有理由拒绝承认中国种族灭绝的指控,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但中国对于突厥民族的歧视政策,打从1949年佔领东突厥斯坦开始就实施,只是在习近平上台以后不演了,把软性同化政策的面具摘下,透露出野蛮以及违反人类罪的真面目。

多力坤艾沙说,据统计约有300万名维人遭送进再教育营,而根据联合国决议以及国际公约,每个国家都有义务阻止种族灭绝行为,这是各国必须承担的义务;因此,每个公司以及运动员都必须再三思考,是否参与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政府所举办的奥运会,这是每个人必须扪心自问的道德问题。中国极权政府不仅对台湾、香港、图博、蒙古构成威胁,也对全世界人类的和平构成威胁。

多力坤艾沙呼吁,全世界民众为维护人类尊严、国际秩序与国际司法体系,必须阻止中国对人权的攻击,这是维吾尔人对全世界的呼吁。

而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秘书长吾尔开希致词表示,维吾尔人面对“维吾尔法庭”终审判决的结果,找不到准确的词形容,怎麽可以“欢迎”这样的判决,这真是含著血泪的判决。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全世界最大的极权国家正在进行种族灭绝,21世纪发生这样的事,是中国之耻,也是全世界每个人之耻。

吾尔开希直指,暴政最怕的是我们不怕,专制者希望的是我们失去希望。东突厥斯坦的苦难与香港的苦难,唤醒大家的羞耻心。西方民主国家这30、40年来,对中共採取的绥靖政策,是姑息养奸、养虎为患,使得我们今天得共同面对这样中国;今天世界的觉醒,是因维吾尔人的牺牲与香港人的坚持,觉醒后的世界希望能记得维族的付出,而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有道义责任要承担,要纠正过去错误的中国政策,也是西方国家的共同利益。

集中营倖存者Zumret Dawut指证历历地说,所谓的教育培训中心(再教育营),藏身在许多不再使用的医院、学校等公共设施当中,若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是再教育营这样的炼狱。而在每个区都有为数不同的再教育营,裡面从17岁少女到70岁老妪都有。在裡面她们每10天被抽一次血,还被强迫每天吃不明药物,她怀疑是为了活摘器官做准备。

Zumret Dawut指控中国政府欺负维族人不懂汉字文件,诱拐她们签下许多自白以及“被自愿”文件,只要当有维族人召开听证会,中共当局就拿这些强迫受害者画押的文件对外宣传,这样的诬陷无疑是在受害者的伤口上洒盐,对再教育营倖存者更是精神折磨。而Zumret Dawut也泣诉,在她到国际组织作证后,父亲就被逮捕,讲到此处就哽咽到无法言语。

集中营倖存者Qelbinur Sidiq则说,她大学就读于中文系,教了20多年中文,2017年被带到山上的男子集中营教中文,裡面都是维吾尔族的菁英,包括教授、知识份子以及留学归国的人等等,在裡面时不时会有人被带走,然后整栋楼房就听见闻之丧胆凄厉的惨叫声,裡面的维吾尔人被酷刑折磨,在她教的6个多月,见证很多让人难以相信的悲剧。

而之后Qelbinur Sidiq被带到女子集中营教中文,情况也好不到哪裡去,全部都被打针并被强制绝育,也遭酷刑折磨;可怕的是,对维族女子的强暴、轮暴、轮姦等恶行,居然是裡面男性警察餐桌上互相吹嘘炫耀的话题。而她后来也未能倖免于难被强制绝育,在身心受创下饱受精神折磨。在讲述受难经验中,Qelbinur Sidiq也不愿意使用汉语,因为汉语带给她太多痛苦的回忆。

Qelbinur Sidiq强调,中国迄今没有关闭集中营,仍有许多维吾尔族人在苦难之中,希望台湾的朋友共同发声,也呼吁国际社会帮助维族人,阻止本世纪人类的耻辱,敦促大家抵制北京奥运,透过抵制帮助维吾尔人、拯救维吾尔人。

集中营倖存者Mihrigul Tursun指出,她3度被关入再教育营,不但失去强褓中的小孩,倖存的小孩也因受酷刑无法控制大小便,她本人也遭受酷刑而听力受创,讲到激动处更频频拭泪,她希望以她个人的悲惨遭遇唤醒世界,她每次都为台湾的安危担心,希望台湾人重蹈不要重蹈她经历的恐怖遭遇,这个回忆太痛苦了。不过,她也希望大家要抱有希望,要对人类的良心要抱有希望,也为维吾尔人发声。(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