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五毛”因彭帅事件抨击中共 遭CGTN封笔

0
1005
今日俄罗斯时评《为何中国在与西方的舆论战中节节败退? 》目前已经被删除。 (网络截图)

【2021年12月02日讯】近期,立场亲共的英国时评人Tom Fowdy在RT发表了一篇借彭帅事件抨击中共大外宣业务水平糟糕的评论文章,而后中共不仅在墙内封杀该文,而且还禁止Tom Fowdy继续为CGTN写作,引发外界关注。

“洋五毛”发文提及彭帅 炮轰中共外宣
公开资料显示,Tom Fowdy自称毕业于牛津大学的中国研究项目,主要关注中国、朝鲜和韩国问题。他在中共大外宣CGTN和俄罗斯政府对外宣传机构RT(今日俄罗斯)等网站开设专栏,撰写了大量为中共在新疆、香港、疫情等争议性问题上辩护的时评文章,被一些网友称为“洋五毛”。

然而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就是这位一向立场亲共的时评人在RT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何中国在与西方的舆论战中节节败退?”的文章,借彭帅事件中CGTN拙劣的处理方式猛批中共大外宣。

立场亲共的英国时评人Tom Fowdy在RT发表了一篇借彭帅事件抨击中共大外宣业务水平糟糕的评论文章,而后中共不仅在墙内封杀该文,而且还因该文禁止Tom Fowdy继续为CGTN写作。(网络截图)

该文首先谈及彭帅事件,尽管没有直接提及张高丽的名字,但直批中共大外宣对此事做出的解释和回应“差强人意”、“缺乏说服力”,并承认那封CGTN声称由彭帅发给WTA的所谓英文邮件更像是一张有着悬停光标的文档截图,是“拙劣的公关处理方式”、“就连中国(中共)在这些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支持者都拒绝为这封邮件辩护。”

随后他表示,这次“失误”并非孤例,而是暴露中共“在公关和舆论传播方面做得很糟糕,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几乎只是‘政治鼓吹’”,并指出中共党媒“因僵化而事倍功半”、“除了《环球时报》以其攻击性极强的姿态而在传播方面略有成效之外,其它媒体普遍缺乏创意,缺乏冒险精神,也没有掌握新闻传播工作的基本原则”。

他接着说,中共党媒根本没有像西方媒体那样在市场环境中赢得竞争力的产业化经验,“由国家资助的《中国日报》并不需要靠读者赚钱,因而运作十分低效。中国(中共)媒体的预算惊人,但花钱却铺张浪费”,因而缺乏受众,无法突破“西方主流媒体继续主导和定义面向世界的中国观点”的影响。

文章还说,党媒的社交网络战略同样糟糕,空有粉丝量而缺乏互动量,并承认外宣“通过购买僵尸粉夸大了他们的粉丝数量,而且twitter的‘国有媒体’标签并没有提高他们的影响力”。

文章最后指出,中共体制最薄弱的方面是沟通,并强调说,“中国(中共)必须明白,新闻不是简单的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递,而是创意、进取和满足受众的要求。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中国(中共)便只能继续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来对抗美国。”

批判文章引波澜 中共紧急删文、封笔

Tom Fowdy的这篇文章于11月25日被RT翻译成中文发表在其官方微博,迅速在墙内、墙外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墙外网民普遍对这篇文章试图“小骂帮大忙”的文风以及文章中提及的CGTN在彭帅事件上的拙劣表现表示嘲讽,而墙内微博上也有不少小粉红对该文观点表示认同,抱怨中共外宣“战斗力太差”云云。

在该文热传数天后,中共网控部门才做出反应,删除了RT官方微博上该文的中文翻译稿。而据Tom Fowdy本人11月29日在其个人微博上透露,他当天早上发现自己因该文“被禁止为CGTN写作”,也就是中共外宣将他“封笔”了。

CGTN对他的“封笔”操作进一步让相关话题发酵,在twitter、品葱等墙外社交平台不少人表达了对他一直以来为中共洗地却最终被大外宣抛弃的嘲讽,聚集在他微博评论区的小粉红则普遍对CGTN的做法愤愤不平,批评中共外宣“自己战斗力不行却封杀真正有战斗力、愿意提出宝贵经验的宣传伙伴”。

Tom Fowdy本人则在微博上表示,自己不后悔写这篇文章,他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他“爱中国”,并且“鄙视美国每天都在进行的宣传战”,并透露说封笔令来自CGTN评论部编辑毕建录的“非正式通知”,目前他只是对这名编辑失望而“不是对中国(中共)失望”,并又发博号召网民向CGTN发邮件给该编辑施压。

截至记者发稿,新浪微博已经删除了Tom Fowdy有关此事的两条微博。大纪元记者尝试联系Tom Fowdy本人和CGTN方面就此事做进一步置评,但没有收到回应。

分析:洋五毛遭封笔有两原因 所涉问题无解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就此事对大纪元分析说,“Tom Fowdy不同于和那些单纯出于利益动机给中共唱赞歌的洋五毛,应该是那种中共在西方物色的‘有用的白痴’,是真心赞同中共的独裁统治。他与CGTN产生矛盾只是因为对CGTN等中共大外宣洗地不力‘恨铁不成钢’,其心态和部分体制外的自干五抱怨‘敌在中宣部’、‘宣宣战五渣’很类似。”

吴特还说,Tom Fowdy的这篇文章并没有反共,只是点出了中共外宣运行僵化、说服力和影响力不足的事实,并站在一个中共支持者的角度给出了一些建议,虽然有些用语看出来很尖锐,但客观上说对中共自己改进外宣话术是有好处的,却还是为中共当局所不容,原因应该有两方面。

“第一个原因就是该文触及了中共想极力淡化的彭帅事件,不仅不按照中共的宣传腔调进行解读还指出中共外宣的破绽,这样的文章传播开来让中共更加尴尬和被动;

“第二个原因是公开撕破了中共大外宣‘讲好中国故事’的假面,指出其昏聩无能,根本是在做无用功,而作者亲共人士的身份会让这样的揭露更有说服力,势必让宣传口颜面扫地。因此中共肯定是要封杀和惩罚这样一篇文章的作者。”

至于该文所提及的中共外宣存在的问题,吴特认为中共根本无法解决,“不仅是因为大外宣存在文章里说的缺乏市场化经验、低效浪费等问题,根源还是在于中共的专制极权体制不能容忍一点不同的声音,也完全不具备自我纠错的能力,只能任由体制的惯性继续让外宣内宣化,陷入自我陶醉和欺骗的自说自话当中,沦为外界的笑柄。”(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