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2024年美中之间将出现更多动荡

0
1939
中美交锋。示意图

【2023年12月21日讯】在经历了间谍气球恐慌、半导体之争和军事竞争加剧的一年之后,中国和美国以令人不安的缓和结束了过去的这一年。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1月份举行了会晤,两人都表示希望停止两国关系的急剧下跌。

2024年可能会带来新的动荡。从台湾和美国的总统选举到持续的美中贸易战,拜登和习近平面临着可能导致新的一年跌宕起伏的问题。

台海两岸的麻烦

首先是1月13日的台湾总统和立法院选举。中国对此的反应可能会决定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因相互猜疑而重新紧张升级。

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和执政的民进党的竞选搭档萧美琴在民意调查中领先。中国将其称为“双独组合”,并拒绝了赖清德的对话提议。

中国认为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台湾的选举此前就曾加剧过台海紧张局势,最显著的是1996年,当时中国在投票前的军事演习和导弹试验,促使美国向该地区派遣了航母特遣队。

这一次,北京再次加大了军事和政治压力,将选举定性为“和平与战争”之间的选择,称台湾执政党是危险的分裂分子,并敦促台湾人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赖清德获胜,希望避免冲突的习近平将会调整中国的军事应对。但台湾在大选前对中国的军事和政治活动保持高度警惕。

特朗普2.0?

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能影响则更大。除非最后一刻出现意外,否则选举很可能是拜登和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的二次对决。

虽然这场竞选肯定会以关于中国的激烈言论为特色,但习近平将更加关注一个问题:特朗普会卷土重来吗?

“当中国想到明年的选举时,特朗普回归将是他们最糟糕的噩梦,”华盛顿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中国项目主任孙韵(Yun Sun)说。

在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任期内,紧张的美中关系让位于其继任者领导下的全面贸易战,对COVID-19起源的指责,以及关于台湾地位的新紧张局势。

在某种程度上,特朗普的回归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一个地缘政治福音。拜登巧妙地增加了对北京的压力–维持了特朗普时代的关税,增加新的出口管制,并加强美国的联盟。

如果特朗普的孤立主义本能意味着美国退出各种联盟,那可能符合中国统治者的利益,因为他们感到被美国的力量所束缚。

但孙韵说,尽管他们可能对拜登不满意,但中国的统治者看到的是一位遵守接触规则和半功能性美中关系的领导人。特朗普意味着不可预测性。

“在特朗普的领导下,几乎任何事情都没有有意义的对话,”她说。“相反,紧张局势不可阻挡地升级。

芯片冲突

美国旨在将中国阻挡在最先进的半导体产品门外的出口管制可能在明年只会加强。

10月份,美国收紧了现有的限制措施,停止了更多的高端芯片,并堵住了漏洞。2024年可能会有再一次更新–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表示,预计“至少每年”都会有一次。

尽管关于出口管制在多大程度上阻止了这项技术进入中国存在争议,但北京一直在努力抵制这些限制,特别是因为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对美国企业的报复可能会赶走北京所需的外国资本。

北京一个可利用的杠杆是其作为芯片生产所需稀土金属供应商的主导地位。7月份,中国公布了对某些镓和锗产品出口的限制–此后出口急剧下降。

随着美国当局打击违反其新规则的行为,美国政策造成的紧张局势只会加剧。拜登政府于 2023 年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以打击非法获取美国敏感技术的努力。

对涉及向中国出口技术的明显违规行为的调查正在进行中,“我们预计这些努力将会在2024年采取重大的出口执法行动,”负责出口执法的商务部助理部长马修·阿克塞尔罗德(Matthew S. Axelrod)在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说。(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