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村2/3媳妇是买来的!徐州3年拐来5万妇女

0
684
左图:徐州丰县被狗链拴着的8个孩子的母亲;右图:1989年出版的《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网络图片)

【2022年02月02日讯】近日徐州一名被栓狗链、连生8子的不明身份女子,引发舆论关注。网民翻出早年调查报告,发现3年内近5万女子被拐卖到徐州,当地官方还保护这种拐卖婚姻。

这些数据来自1989年出版的著作《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作者谢致红和贾鲁生。

书中引述官方数据指,从1986年到1989年,人贩子从全国各地拐卖到徐州市所属6个县的妇女共48100名。其中铜山县伊庄乡牛楼村几年内增加人口200多名,几乎全部是从云南、贵州和四川被拐卖来的妇女,占全村已婚青年妇女的三分之二。

《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内容截图。(网友图片)

书中还举了一个典型例子,佐证了当地官方的不作为和人贩子的猖獗:贵州一名女青年被拐到徐州,人贩子将她捆绑着招摇过市,送往买主家。该女子向路过的公安求救,结果这名公安不但放过人贩子,还将她带给自己的堂兄弟,任其强奸并将她倒卖获利。

《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内容截图。(网友图片)

书中还提到全国各地贫困地区人贩子的猖狂,包括在山东、河南交界处的一个集市上,人贩子在热闹的集市上公开拍卖7名只穿背心和短裤的妇女。

拐卖妇女依然大量存在

书中虽然描述的是1989年的情况,但类似的状况在当今中国部分贫困地区依然存在。因为男性村民贫穷结不起婚或找不到对象,许多村庄存在低价购买拐卖妇女的问题。

根据中国自媒体和网友们披露,还有大量妇女被拐卖到偏远地区,有的被多次倒卖;有的被迫成为全家男子的泄欲工具;有的因为反抗或逃跑,被打残或打傻,成为像猪狗一样被圈养的“生育机器”……

有的贫困地区,因为拐卖婚姻普遍存在,村民们自然“守望相助”,共同防范买来的妇女出逃,甚至集体抗拒外来人员营救被拐卖妇女。许多基层官员本人或亲友的家庭也都涉及拐卖婚姻,因此自然也给予包庇,当地政府亦因此不闻不问,甚至出手掩盖真相。

徐州“连生8个孩子的女子”被怀疑就是这种拐卖乱象的典型表现。

该女子因为一家自媒体拍摄徐州丰县“养育8个孩子的英雄父亲”而意外曝光。被发现时,她被铁链套住脖子,锁在一个阴暗的破屋内,在摄氏3度的低温中光着脚,只穿单衣,蜷缩在屋内,口齿不清,精神异常,牙齿疑似已几乎被拔光。

多个平台的网友爆料指,该女子15岁时被卖到当地,刚来时还会说一点英语。被卖到这里后,疑似先后成为一家父子三人共用的“生育机器”,并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不过,当地官方开始一口咬定该女子是“本地人士”,“不存在拐卖”。在舆论压力下,官方又改口其“身份不明”,并称将“继续深入调查”云云。

拐卖猖獗根源何在?

尽管中共一再宣称“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但舆论普遍质疑,官方的纵容是造成拐卖猖獗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中共多个机构早年发出的《关于做好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工作的几点意见的通知》,“被拐卖时是少女,现已达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本人又愿意与买主继续共同生活的,应当依法补办结婚登记和户口迁移手续”。网民普遍质疑,这等于变相让拐卖妇女“合法化”,放弃追究拐卖者的责任。

中共公安和司法系统所谓的“执法”,通常是“政治第一”,各种繁重的“维稳”任务必须排在最优先地位。拐卖、失踪等直接影响民众生命安全的恶性案件,反而排在后面。每当这类案件发生时,网民经常质问的一句话就是:网民发个帖子,几个小时就能被公安锁定,怎么一个大活人丢了,所有大数据就瞬间失灵了?

此外,中共的《刑法》也被指责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罪犯量刑过低,和拐卖行为获取的暴利以及给被拐卖家庭制造的伤害不成正比。(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