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网红李子柒哪去?传媒大清洗在即 自媒体前途未卜

0
222
中国大陆第一网红papi酱(脸书截图)

【2021年10月14日讯】继蚂蚁集团卖出财新股份后,中国第一网红“papi酱”的工作室被发现注销。有传媒从业人士担忧,网络自媒体或许会被政府收编或入股,中国即将重回《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垄断讯息的计划经济时代。

据中国大陆媒体报道,“papi酱”2016年开设的“逸磊影视文化传播新沂工作室”10月11日发生工商变更。天眼查App显示,其经营状态由存续变更为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本台记者查证为实,但她旗下的“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仍处于存续状态。

“papi酱”(姜逸磊)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以发布讽喻类型的变声短片而走红网络。该工作室成立于2016年7月,投资人为姜逸磊,出资额50万,经营范围包括影视策划、设计制作、公关策划等。

旅美自媒体人、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曾铮告诉本台,“发改委清单出来之后,我第一时间在推特上翻译成英文。中国对媒体的整肃是非常严厉、全面和深刻的,任何不小心都可能会触碰红线。加上之前对演艺界、资本界的整肃,大环境让人不寒而栗。papi酱可能内部收到信息,被打过招呼,或者已经犯过事,觉得可以见好就收了。”

网红国有化?

中国发改委于10月8日发布《中国2021年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征求意见公告,要求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它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等等。

拥有三千二百万微博粉丝的“Papi酱”,五年前被中国监管机构批评“语言粗俗”,并强制下架视频节目。粉丝推测真实原因是她曾戴上宽边眼镜模仿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名言,“美国的华莱士,比你们不知高到哪里去,我跟他谈笑风生”。

另一位以田园风红遍全球的顶级网红李子柒,微博视频更新停留在7月14日,最后一条贴文发布于10月1日,“山河锦绣,盛世中华”。她的助理表示,李子柒只是在暂时整理与第三方公司的问题。

“Papi 酱旗下的艺人波特王采访蔡英文时称她为总统,后来被解约了。延安整风时代,共产党就说,文艺要为政治服务。娱乐明星存在跟党争夺群众和影响力的问题。如果你不想被它收编和整肃,闭嘴可能是自保的办法。”曾铮说,“以后非公有资本不可做任何活动,娱乐、体育、直播、翻译外国新闻,统统都是违规。包括对公众号的限制,社交媒体上都不可以从事媒体相关的事情,来得非常快和猛。”

原《中国海洋报》记者、大陆基督徒作家昝爱宗告诉本台,非公资本在传媒行业的禁令由来已久,这次也许是剑指网络媒体,“中国一直是党管媒体,这次也许是想清理国有媒体的民营资本,不能持有太多股份,影响报纸和网络媒体的采编内容。还有,自媒体大V、网红是不是也要国有化?管的是内容网红,将自媒体国有化或者国有资本进入。”

今年八月以来,中共发起“清朗”行动,腾讯于二十天内清理了四千多个自媒体帐号。五岳散人、罗昌平等微博大V皆因质疑官方叙事而遭到禁言或刑拘。10月26日后,网信办将对第一阶段行动作出评估,视情况开展下一阶段专项整治。

“中国没有严格意义的民办媒体,真正的民办媒体也就是自媒体了。发大水的时候在现场直播,算不算新闻?如果自媒体都不能发新闻,新闻就很难界定。要么就每个自媒体都去新闻出版部门登记,整个互联网就死掉了。” 昝爱宗说。

除了自媒体噤若寒蝉,据网易科技12日报道,蚂蚁集团已卖出持有的财新传媒全部股份。外界担忧类似调查周永康、郭文贵、武汉疫情等敏感话题的擦边球报道也将绝迹。

昝爱宗指出,中国传媒业也许会倒退到改革开放前的大锅饭时代, “去年《三联生活周刊》派记者到武汉报道疫情,一时洛阳纸贵,因为他们说真话了。如果把所有的民营资本从国有媒体清除,对传媒是很大的打击。九十年代搞活了,但现在《南方周末》也卖不动了。媒体没有市场化、没有广告收入,国家将是唯一的投资人,每年亏损很大。《人民日报》大部分是官方购买,是不是又走回计划经济的老路?订阅多少,拨款多少,就养活这么多人。”

外媒讯息赶尽杀绝

除了中国的自媒体人外,驻华外媒记者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随着发改委的新令落地,中国的商业媒体或将无法继续编译境外媒体新闻。

曾铮认为,习近平在下一盘大旗,可能是为全面闭关锁国,甚至发动战争做准备,“知道中国的事情,只有这么几个途径:官媒、外媒在地记者和网民的社交媒体。现在民营企业的媒体控制住了,大数据和AI把网民控制住了。中共近来煽动群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攻击外媒记者,以后可能回到文革时代,全国看外媒报道只有新华社的《参考消息》。”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驻京记者华裔冯哲芸(Emily Feng)、《华盛顿邮报》记者郭丽丽(Lily Kuo)、《经济学人》记者斯杜德(Stephanie Studer)、德国之声记者伯林格(Mathias Boelinger)、《洛杉矶时报》记者苏奕安(Alice Su)等人,今年皆因深入最前线报道实情,遭到当地群众、机关干部或者左派媒体的人肉搜索、举报、批斗或围攻。(自由亚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