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隐秘富商在美建风力发电场被拒 江派暗桩浮出水面

0
1566

作者:张玲

中共20大前习江两派的缠斗搅的外界眼花缭乱。无论是“倒查20年”还是党媒再提没有“铁帽子王”,明里暗里是似而非。“倒查20年”查到了谁?谁是真正的“铁帽子王”?

近日,美国德克萨斯州禁止中共原新疆区委书记王乐泉的马仔孙广信建立风力发电场的事件,引起了外界的关注。王乐泉是周永康的首席亲信,但为何在周永康被抓后他却“完好无损”?为什么低调隐秘多年的孙广信在中共20大前,北戴河会议后被牵出台面?谁布的局?是揪“铁帽子王”还是“康师傅“复仇呢?

孙广信斥资 1.1 亿美元建风力发电场被拒

由于担心涡轮机可能装有间谍设备或被中共政府用来削弱电网,美国德克萨斯州禁止隐秘的中国亿万富翁斥资 1.1 亿美元悄悄购买土地 ,建立 15,000 英亩的风力发电场。

据澳洲每日邮报14日报导,59 岁的中国房地产大亨孙广信自 2016 年起斥资约 1.1 亿美元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瓦尔维德县购置土地。 据《福布斯》报道,孙广信 已从劳克林空军基地购买了 140,000 英亩靠近美墨边境的德克萨斯土地,价值约 21 亿美元 。孙预留 15,000 英亩土地建造风电场,其中包括 46 台涡轮机,该风电场将为德克萨斯州的电网供电 。

由于孙广信与乌鲁木齐的共产党官员关系密切,而乌鲁木齐是受迫害的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的家园,因此他的行为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再加上担心北京可能会利用它来入侵德克萨斯州的电网;一些德克萨斯州的政客甚至担心,靠近劳克林空军基地的土地可能会容纳干扰军事设施的间谍系统,因此孙广信建造大型风电场的计划被挫败。

6 月 7 日,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州长格雷格·阿博特签署了《孤星基础设施保护法案》——一项防止“敌对国家”的商业实体进入德克萨斯州电网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法案。 与几乎所有其他州不同,德克萨斯州拥有自己的电网,而不是依赖国家电网。而且在 2 月份,由于异常暴风雪,电网曾出现故障。

该法案确定中国、俄罗斯、伊朗和朝鲜都是“敌对国家”,并得到了国家立法机构的支持。 孙广信通过发言人表示,他打算将土地出租给其他公司,让他们可以经营风电场。

孙广信发迹的背后

自1995年起连任三届中共新疆党委书记的王乐泉是孙广信背后的靠山;王乐泉背后的势力是周永康、江泽民。

在王乐泉的扶植下,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私人油田拥有者。

广汇房产开发量占据乌鲁木齐市场在60%以上,而广汇企业多以期房销售为主,就是利用银行负债贷款开发房产,大量的利用银行负债贷款开发房产使广汇成为负债率很高的企业。论资金周转实力还轮不到广汇集团介入液化天然气项目,因为王乐泉的优待关照,使得广汇集团能够介入液化天然气项目,并使其成为广汇集团未来的支柱性产业。

在广汇房产的发展中,利用特殊关系侵占国有资产非常严重。在广汇集团发展之初,在大力进行房地产开发的1998年就开始收购国有企业,先后兼并重组了新疆专用汽车厂、第一汽车厂、机电公司、机电供销公司以及新疆十月拖拉机厂等等乌鲁木齐将近40家国企,比如把红十月拖拉机厂价值十几亿的国有企业资产,通过2到3亿就收购过来。不仅土地开发没有花钱,还把国有资产廉价的变为自己的企业资产。

王乐泉原为山东官员,由于巴结江泽民,自1995年出任中共新疆党委书记并连任三届。有香港媒体报道,在新疆发展好的企业大多都是靠王乐泉山东人脉关系网的支持,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是山东人,靠山东人脉关系网的特殊照顾,得以飞速发展。而王乐泉和被扶持企业特殊持股的关系也使王乐泉成为中国能私人运作油田产业链的贪官。

王乐泉在2002年十六大受江泽民提拔当选政治局委员,被安排作为周永康十七大上调政法委书记后的公安部长接班梯队。江派曾拚命为王乐泉接任公安部长放风造势,但是遭到胡温抵制,没有能如愿。

王乐泉在任时,发生了新疆过去数十年来最为严重的维吾尔族与汉人的冲突。2009年年7月5日乌鲁木齐维吾尔大学生静坐抗议,遭到中共军警的武力镇压。称之为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事后当地维吾尔族和汉人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7月7日下午,王乐泉在新疆电视台发表电视讲话。7月7日上万名汉人手持凶器,举着国旗,唱着国歌走向街头,袭击维吾尔人,清真寺和维吾尔人的商铺,汉人的骚乱持续几十天;事件导致近200人丧生,1600多人受伤。

9月3日,乌鲁木齐市汉人再次游行,当时已经有声音要求担任新疆第一把手近15年的王乐泉下台,坊间有传言指“7·5”事件的幕后操作者就是王乐泉。但在江泽民和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将王乐泉保了下来。尽管当时朱镕基拍案说要“彻查到底”,最后也不了了之。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和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成了替罪羊。王乐泉继续担任中共新疆党委书记。

由于要王乐泉下台的呼声不断,为阻止维吾尔族人的不满及其不满情绪的蔓延,2010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新疆发展工作会议之后,宣布免去王乐泉在新疆的职务,调往中央,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周永康的第一副手,直至2019年届满卸任中国法学会会长。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12月号报道,王乐泉作为新疆乱象的缔造者,是千古罪人。新疆人说王乐泉是〝新疆人的贼娃子〞,贪了多少?有说700亿,有说3000亿。

报道称,王乐泉是周永康的首席亲信,但习近平“打了主人却放过狗”。在周永康2013年底被调查随后被判刑后,王乐泉却能饶幸逃脱。有消息说原因有二:一是王乐泉退赔的很彻底;二是王乐泉的无情揭发令昔日的主子周永康精神崩溃,放弃对抗。

是否真的“放过了”?还是等待时机慢慢收网?在中共20大前两派相争“刀光剑影”,中共官媒早前再次点名薄熙来、周永康,直冲”铁帽子王“。现在低调隐秘的孙广信用21亿美元购买德州大片土地的事件浮出,相信接下来还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