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 元宵情诗伴花灯

0
2545
正月元宵临照人间,东风夜放花灯万千。(林家弘/大纪元)

黄历正月十五夜称“元宵”,又称“上元”“元夕”“灯节”。这一天里,人们闹元宵,吃元宵、猜灯谜、结伴赏花灯,古代词人也把赏灯会情景写进诗词。写元宵灯会的词,不计其数,而南宋辛弃疾的一阕《青玉案‧元夕》,则千古长在人心。词中有元宵的胜景,词中对灯节寄情,更有人生的深意。

辛弃疾《青玉案 元夕》 长伴元宵灯节

辛弃疾的豪放词古来受到多方的推崇,然而他的婉约诗不可道尽的含蓄深情,却潜沉入人们的心底,连接一泓青春玉泉,给人永远的陶醉与净化。他这首写元宵的《青玉案》就是这般境界的代表。在此词中,不到七十个字,就把深情悬念推送到极限,想像张力也到了极致,到了词的最终,才让人蓦然回首,明白了词中深意。

辛弃疾。(大纪元制图)

《青玉案 元夕》——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词的上阕写景。在辛弃疾笔下的元宵灯会景致中,我们也看到了千年前的灯会点亮历史中璀璨华美的一页。花灯和种种应景的元宵风物,把元宵的华美镶上无边风情。

元宵灯会之灯。(容乃加/大纪元)

看哪——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元宵灯花处处,数不尽、无尽数,一夕亮起,恰似在东风的温柔吹拂下,一夜尽放。天上星星也如流星雨下尘了!啊,那不是流星,是放上天去的烟火,火焰尽时,点点余烬更被东风吹落直如流星雨。

• 宝马雕车香满路:
赏灯花的人儿满街满路。不仅是庶民百姓,王公贵族也在其中。那些精心雕饰的宝马、香车,车水马龙,俪人的香味儿随风飘扬元宵城。

•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元宵夜的花灯会,有音乐起舞和鱼龙杂耍百戏助兴。玉壶(月亮)银光下,排箫声声,鱼龙灯流光千转,看不尽的灯火璀璨,还有街头艺人的鱼龙百戏杂耍[1],给人逗乐。这是一场多重感官的元宵飨宴,出游的人儿目不暇给。

正月十五夜“燃灯敬佛”鱼龙舞。(容乃加/大纪元)

【忆花灯】

点灯庆元宵的风俗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了。宋代宋敏求《春明退朝录》记载上元节燃灯的起源,有一说是沿袭了汉武帝祭祀太一神的遗风,从黄昏燃灯直到天明的古俗。在东汉时,永平十年(公元67年)蔡愔等求得佛法归来。汉明帝提倡佛法,下令仿照天竺(*印度)的作法,在正月十五夜宫中和寺院一律“燃灯敬佛”。一夕火树银花,代代光华万千。

唐代时就有很热闹的元宵灯会,高高树立的灯树,灯光如昼。王维咏元宵:“由来月明如白日,共道春灯胜百花。”

盛唐时,睿宗打开安福门赏花灯,开始了天子御楼观灯的风尚[2],于是正月十五夜成了“灯节”。唐玄宗也爱煞元宵赏灯,和群臣举行“临光宴”,“连夜烧(燃)灯”[3]。玄宗的花灯有:白鹭转花、黄龙吐水、金凫、银燕、浮光洞、攒星阁等等,机巧灵动,多彩多姿。(唐代冯贽《云仙杂记》)

到了宋朝辛弃疾的时代,花灯的机巧更上层楼,元宵烧灯更胜于唐代。宋代彩灯山的模样,主灯的“鳌山灯”气势恢弘,山高五六层,每一层中都暗藏巧妙机关,里面装有人物、雕梁画栋啊,甚至可以喷水流瀑。(吴彬《岁华纪胜图‧元夜》)

宋初逢元宵放假三天,后来放假长达五天,官府门的端门口两端立起了高高的彩灯山,开封御街上,万盏彩灯堆垒成灯山,“花灯焰火,金碧相射,锦绣交辉”(《东京梦华录》),吸引官人、百姓倾城而出,“闻道长安灯夜好,雕轮宝马如云”。(宋‧毛滂《临江仙 都城元夕》)

吴彬《岁华纪胜图-元夜》,画宋代元宵高五六层的鳌山灯,气势恢弘,每一层中各有机关。(台湾故宫博物院提供)

众里寻他千百度 婉约多情

辛弃疾《青玉案》中的元宵最吸引人的媚力、最美的情境,不在花灯赛春花、流星的风采,而在下阕的写情的历练。词中写情境中之人,写境中人的心,婉约多情,激起人心千古的共鸣。看尽灯、月、乐、鱼龙舞、香车美人交织的元宵欢腾,原来他为的是灯火深处那一个盼: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花灯下,寻遍一个个头饰“蛾儿、雪柳、黄金缕”的靘丽女子,千帆过尽,都不是心中的人儿。

•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夜里,众里寻他百度千遍,寻寻觅觅。觅觅寻寻,望尽天涯路。盼,宛如春花之灯在晨星升起时转为黯淡,一瓣瓣凋零;心,恰似夜深人静后的灯火阑珊,为伊消得落寞憔悴。千百度的追寻,希望深厚,失落深切。在灯花下掩藏的苦心痴意,含蓄委婉达到了极致。

深情无悔!然而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不觉徘佪直到路尽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瞬间,心底哑然的一根心弦释放了紧绷的情绪,心中情感几度上下跌宕得到了净化!人生情味曲折含蓄,余波回荡不尽!

你曾经与谁有过约定?或许是海誓山盟,或许是携手共参盛典,然而,过程曲折,越是期待也越是可能多变。结局是失落?是伤痛?或是失而复得的欣然?在凡尘间,你我的心底,连接一泓青春玉泉,通过磨难的路,给人希望、给人净化。元宵花灯,一年年给人陶醉的希望,一岁岁也带给人净化升华的时空。

注释
[1] 鱼龙舞:古代有百戏杂耍,动物化鱼、化龙的鱼龙舞是其中一项。此杂耍戏在汉代就有。唐宋诗人的作品中有剪影,杨炯《奉和上元酺宴应诏》诗句:“百戏骋鱼龙,千门壮宫殿。”苏轼《次韵答钱穆父作诗见及》诗句:“鱼龙绝伎来千里”。又,“鱼龙舞”故事也是一种花灯的题材。
[2] 《事物纪原》记载观灯:“唐书严挻之传,睿宗先天二年正月望夜,胡人婆陁请然百千灯,因弛门禁帝御延熹安福门纵观,此天子御楼观灯之始也。”
[3] 《旧唐书‧玄宗纪下》有记:“[开元二十八年春正月]壬寅,以望日御勤政楼䜩群臣,连夜烧灯”(会大雪而罢,因命自今常以二月望日夜为之)。(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