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达沃斯发起“魅力攻势”,但中国经济数据遭质疑,无具体措施西方商界疑虑亦难消除

0
1369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在瑞士小镇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24年年会上致辞。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于2024年1月15日至19日在达沃斯举行。(2014年1月16日)

中国正借助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机会发起新一波“魅力攻势”。中国总理李强星期二(1月16日)在该年会上致辞时表示,中国是值得信任的重诺守信国家,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大势不会改变。他还承诺,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选择中国市场是机遇而不是风险。但分析人士质疑李强引用的中国经济增速数据被夸大。他们表示,要恢复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中国政府需要的是实际行动,以及采取以市场和法治为基础的结构性改革措施。

李强展“魅力攻势”:国际支持多边主义,国内继续开放

李强率领了一个有140人参加的庞大的政府代表团出席此次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中国代表团内有多达十位与中国经济事务有关的部长级官员。李强也是自2017年以来,出席该年会别最高的中国领导人,反映出北京对这次会议的重视程度。2017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国家主席身份出席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并发表了主旨演讲。

全球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中国企业事务项目主任安娜·阿什顿(Anna Ashton)认为,北京高调参加达沃斯论坛与近年来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的更加高调的角色是一致的,尤其是在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结束之后。

她在一封给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中说,“中国对此次会议的关注凸显了:1)中国政府对塑造全球经济关系和发展努力的持续兴趣;2)中国政府对重振国际贸易和投资关系的重视。

李强发表的特别演讲分国际和中国国内两个部分。在国际部分,他强调中国政府支持多边主义以及加强国际合作特别是与全球南方国家的合作。他说,要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加强国际科技交流合作和绿色发展合作,破除贸易壁垒,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

在中国国内部分,李强强调,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总体趋势不会改变,将继续为世界经济发展贡献动力。他说,中国经济的反弹是在没有采取“大规模刺激措施”的情况下实现的,而且中国拥有超大规模市场,中产阶级消费者人群预计在十年内翻一番,达到约8亿人。

他还说,中国是重信守诺的国家,“始终以最大的诚意,付出最大的努力,以实实在在的成果,向世人证明中国是最值得信任的!”李强也承诺,“不管世界形势如何变化,中国都将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来越大。选择中国市场不是风险,而是机遇。”

欧亚集团的阿什顿表示,介绍中国国内经济的部分显然更为重要。她说,强调选择中国市场“不是风险而是机遇”充分体现出中国政府发出希望提振国内经济更强劲增长信息的迫切性。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里·克莱德·哈夫鲍尔(Gary Clyde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李强在达沃斯的演讲总体上是积极的,希望努力消除外界对中国经济的负面看法。

“他将中国描绘为多边主义的捍卫者,他说中国的经济状况良好,我们应该相信中国会履行其在任何贸易协议方面的承诺。他没有说要搞对抗,没有直接批评美国、欧盟或其他任何国家。他传达了要各国开展合作的信息。”他说。

西方质疑中国经济增长数据

在演讲中,李强还不寻常地提前一天透露,中国2023年的经济增长预计约为 5.2%,高于政府年初设定的大约增长5%的目标。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稍晚,星期三(1月1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的数据也支撑了李强的说法。

但包括哈夫鲍尔在内的很多美国经济学者对中国经济总量在2023年增长了5.2%左右的说法存疑。他们普遍认为,这个数字被夸大了。

“很多经济学家都对这个数字的真实性存疑,更有可能的(经济增长率)是4%或4.5%,而不是5.2%,”哈夫鲍尔说,“问题是,我们没有很好的数据来进行外部评估。我们所知道的是,中国股市表现非常糟糕,这不仅反映了外部投资者的消极想法,也反映了中国投资者的消极想法。当然,还有房地产市场的问题。”

美国经济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去年12月29日公布的一份对中国经济的回顾和展望报告说,房地产行业仍在萎缩、消费者支出有限、贸易顺差下降以及地方政府财政遭受重创等现实情况意味着 2023 年,中国的实际增长率约为 1.5%。报告还说,展望未来,随着房地产业触底反弹,中国可能会在 2024 年出现周期性复苏,经济增速可能达到 3.0-3.5%,尽管结构性放缓仍将是未来几年的主要趋势。在李强透露中国经济2023年增长了5.2%后,荣鼎集团在自己的X平台上把这份报告又贴了一遍。

另外,在达沃斯年会前一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在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说,中国正面临着短期和长期的挑战。短期来看,中国的房地产业仍需“整治”,同时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也很高。从长期来看,她指出了人口结构的变化和“信心的丧失”。

格奥尔基耶娃说:“归根结底,中国需要的是结构性改革,以继续开放经济,平衡增长模式,使之更倾向于国内消费,这意味着要给人们带来更多信心,这样(他们)就不会储蓄,而是会更多地消费”。她说,“所有这一切都将帮助中国应对我们预测的情况。如果不进行改革,增长率将大幅下降至4%以下”。

去年,中国经济长期积累的各种问题集中爆发,出现了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从未看到过的严重困难。地方债务危机、房地产泡沫破裂、人口老龄化、青年人失业飙升、需求持续低迷、企业大批倒闭、通缩来势迅猛等。曾经驱动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的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全部熄火。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及中国商务和经济董事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 1月16日在该中心举办的一场公开活动上表示,根据中国已故前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克强指数”,中国经济在2024年可能只是温吞的。

“要真正了解中国经济的走向,你应该关注工业用电量、银行贷款和铁路货运。2023年,工业用电量终于上升了,铁路货运也有所增长,但银行贷款仍然非常低,没人从银行贷款。因此,这意味着中国在2024年可能会经历一个相当温和的发展,除非领导层真的能说服私营企业和外国企业,它不仅仅是开门营业,而且是将持续保持开放,并真正调整他们的政策朝着促进增长的方向。”他说。

无具体措施,商界疑虑恐难消除

目前还不清楚西方国家的商界如何看待李强星期二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一些贸易团体表示,鉴于中国去年开始实施的更广泛的《反间谍法》、对咨询公司和尽职调查公司的突袭以及限制外企高管离境等,西方企业对李强有关中国开放商机的表态持怀疑态度。

路透社报道,李强在演讲后的午餐会上说,“我们将采取积极措施,解决全球商界的合理关切。他在午餐会上会见了包括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渣打银行首席执行官比尔·温特斯(Bill Winters)和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ve Schwarzman)在内的商界和金融界领袖。

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和Gzero Media总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1月15日在Gzero网站说,中国人这次来就是要跟与一群认为中国不太适合投资,更希望进入印度、越南和墨西哥的外国直接投资者直接交谈的。“中国人认识到他们需要忍受并让他们(外国投资者)的生活更轻松。”他说。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The Conference Board)去年11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华跨国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们对中国的信心正在减弱。这份调查的对象是35位主要来自美国和欧洲的驻华外企的首席执行官,结果显示,他们对中国的信心指数从六个月前的72下降到下半年的54。该机构还发现,40%的受访CEO预计资本投资将减少,几乎同样多的首席执行官预计在未来六个月内裁员,而去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仅为9%。

长期以来,西方跨国企业一直对中国监管收紧和国有企业获得更有利的竞争环境表示担忧。根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去年11月3日公布的数据,中国在2023年第三季度录得了自 1998 年有记录以来的首次外商直接投资季度赤字。第三季度外商直接投资负债为负118亿美元,显示资本流出比流入多出118亿美元,表明撤资和业务缩减规模高于新增投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对美国之音说,李强的演讲并未列举出具体措施来真正吸引西方企业,这可能无法减轻他们的忧虑。

“我认为商界,尤其是那些在中国有大量业务的公司,会有一种‘拿给我看’的情绪,他们可以列举出各种各样的规定和限制,这些规定和限制阻碍了他们开展业务的能力,营商环境的确不是那么友好。因此,这次演讲中没有任何我称之为具体措施的东西能真正吸引商界,所以他们会更加怀疑。”他说。

就在李强在瑞士达沃斯向世界喊话,中国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中国“真心”欢迎各国企业继续投资中国,并将尽最大努力改善中国的营商环境之际,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继续强调党的领导。他1月16日在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班上发表讲话,强调中国要发展与西方金融模式不同的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也就是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他说,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有棱有角,实现金融监管横向到边、纵向到底。

“商业的蓬勃发展依赖于可预测性。李强讲话的意义将在后续行动中得到最好的评估,”欧亚集团中国企业事务项目主任安娜·阿什顿说,“中国自身的行动已经并将继续影响李强所描述的动荡的地缘政治气氛。不同的优先事项、利益和信念不可能一蹴而就,而要有效合作解决这些问题,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