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刚案最新曝光:俄副外长向习近平告发 导致火箭军清洗 秦刚或已身亡?

0
2904
秦刚 资料照片 © 网络照片

【2023年12月07日讯】美国《政客》网最新刊文:《习近平进行斯大林式的全面清洗》就中国前外长秦刚今年6月突然失踪进而被罢免的事件,提供了一些虽无法核实,但和一些猜测吻合的事件细节。

美国《政客》文章说:“今年6月25日,在就任部长仅六个月后,秦刚在北京分别会见了斯里兰卡和越南外长以及俄罗斯副外长安德烈·鲁登科。然后秦刚就消失了。 ”

“据几位接触中国高级官员的人士透露,俄罗斯副外长鲁登科在北京的真正任务是通知习近平:他的外交部长和几名解放军高级军官已被西方情报机构所利用。”

“中国的核武器计划近年来大规模扩张,据了解中国高级官员的人士透露,俄罗斯副部长鲁登科给习近平的信息包括指控秦刚和火箭军高级军官的亲属帮助将中国核机密传递给西方情报机构。”

“其中两人声称,秦于七月底在北京一家治疗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军队医院中死于自杀或因酷刑。”

以上四段与秦刚案有关的文字散见于该文之内,为便于读者了解而归于一起。

美国《政客》该文介绍了秦刚快速晋升的外交官生涯,秦刚与中国凤凰卫视记者傅小田的绯闻并生了一个美国公民的儿子。文章认为:“这些故事在中国网络审查机构的明显同意下在网上广泛传播。” 这大体符合外界对此事得以广泛流传是官方授意的看法。

该文的以下介绍则似乎印证了傅小田不是一般记者的怀疑:文章写道:

“傅就读于剑桥大学,这是英国情报机构的传统招募地。十多年前,当秦被派往中国驻伦敦大使馆时,傅第一次见到了秦。 ”

“2016年,傅在剑桥的母校丘吉尔学院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座花园,以感谢她“非常罕见的……一系列慷慨的礼物”,据报道,这些礼物总计至少达到25万英镑,这对大多数记者来说是一笔巨款。”

“在外交部长失踪之前,傅在社交媒体上几乎称秦刚为孩子的父亲。 ”

“然后,四月份,她乘坐一架似乎是政府包租的私人飞机返回北京,此后就杳无音讯。”

“中国的宣传系统强烈暗示,这一事件和美国私生子是秦被清洗的原因。 ”

美国《政客》该文还认为:秦刚案与之后发生的火箭军被清洗事件有着直接关系,并以火箭人为专题介绍说:

“据几位与高级官员接触的人士称,秦突然失踪的真正原因是卷入了一起更为严重的丑闻,涉及国防部长和指挥中国“火箭军”的将军,该部队负责监督该国的核武器计划。

几乎在秦失踪的同时,火箭军最高司令员李玉超及其副手刘广斌、原副手张振中也全部失踪。

据官方媒体报道,该部队的其他几名现役和前任高级军官也同样被拘留,至少一名前副指挥官死于不明疾病。

失踪的指挥官最终被正式解雇,并由海军和空军军官接替,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态发展,因为火箭部队的高级指挥官几乎总是从军种内部晋升。

在火箭军清洗事件被正式承认后不久,今年3月习近平任命为中国国防部长的李尚福也失踪了。10月底,他被正式解雇。

7月份秦被正式解除外交部长职务的前一天,官方媒体的一篇简短报道进一步加剧了这一阴谋。报道称,自2015年起担任保护中国最高领导人和监督习主席私人保镖的中央警卫团司令员王少军三个月前因“治疗无效”去世。

文章深入分析说:

随着习近平铲除所谓的敌人,外交政策和国防官员正在消失,这是北京高层不稳定的迹象。而自2012年上台以来,习近平无休止的清洗行动已导致数百万官员下台|。习近平主席的朝廷里有些东西已经腐烂了。

当世界因中东和乌克兰的战争而心烦意乱时,一场斯大林式的清洗正在席卷中国极其秘密的政治体系,对全球经济甚至该地区的和平前景产生深远影响。

北京发出的信号是明确无误的,尽管中国安全部门已将镇压升级到极权主义水平,使得人们几乎不可能知道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国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的不明原因失踪和被免职只是两个例子,这两位都是习的忠实拥护者,在今年早些时候失踪前几个月才被精心挑选和提拔。

其他备受瞩目的受害者包括负责中国核武器计划的将军和一些监管中国金融部门的最高级官员。其中几位前习近平助手显然已在拘留期间死亡。

另一个不祥的征兆是李克强的英年早逝,他是中国最近退休的总理——共产党的二号人物——据说他于10月下旬在上海的一个游泳池里死于心脏病,尽管他享受着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条件。他去世后,习近平下令大幅减少对他的前对手的公开哀悼。

在许多中国人的心目中,“游泳池心脏病发作”与“从窗户掉下来”对于激怒或冒犯普京的俄罗斯官员来说有着同样的含义。

自2012年上台以来,习近平无休止的清洗已经清除了数百万官员——用习近平的术语来说,从共产党的高级“老虎”到低级官僚“苍蝇”。

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被中立的官员不是敌对政治派别的成员,而是习近平集团内部的忠实拥护者,这导致政权的稳定性受到严重质疑。

在天都北京如此热烈的气氛下,人们担心,孤立而偏执的习近平主席可能会误判,挑起与其弱小的邻国之一的武装冲突,甚至对民主台湾发动全面入侵,以转移注意力。

到处都是敌人

无论是出于偶然还是有意为之,这种情绪在今年夏天变得更加严重,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比尔·伯恩斯表示,中央情报局在中国境内重建网络的工作“取得了进展”,并且在中国拥有“强大的人类情报能力”。

习近平的偏执延伸到了官僚机构和经济的各个方面,似乎玷污了那些被视为过于西化或与“西方敌对势力”关系过于密切的人。

一位英语流利、经常参加国际会议的中国高级金融官员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政治》杂志,他无法再参加即将在中国境外举行的活动,也无法通过电话发言。

近几个月来,他和数十名高级财务官员一起被免职,这些官员通常是在被指控腐败后被免职的。

该官员的一名同事表示,他目前因“距离美国太近”和“可能是间谍”而接受调查。

这似乎是任何过于热衷于与外国人打交道的人不可避免的命运,并且应该对那些仍然相信中国与西方开放生意的人发出警告。(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