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国会成三党鼎立 专家:民进党必须学会协调

0
1325
台湾当选总统赖清德与当选副总统萧美琴在胜选后召开国际记者会

【2024年01月14日讯】2024年1月13日台湾大选中的立法委员选举结果揭晓,蓝绿白三党皆未能达到国会过半。专家认为,这反映出台湾人民对于权力制衡的思维,促使执政党须学会与在野党协调。

成熟民主下人民选择的权力制衡

2024台湾总统暨立法委员选举落幕,执政党民进党(简称绿营)候选人赖清德、萧美琴赢得正副总统,而在立法院总共113个席次上,国民党(简称蓝营)夺下52席、民进党51席、台湾民众党(简称白营)8席,以及比较亲近国民党的无党籍2席。主要的三个政党都未能达到国会席次过半。

东京国际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河崎真澄(Masumi Kawasaki)曾经担任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他表示,台湾选民在投票时基本上都会考虑到权力平衡。

他对美国之音说:“台湾人民选择让民进党继续执政,但认为若是连立法院的权力也交给民进党,可能会造成独裁,所以认为需要达到某种权力平衡感。”

河崎真澄认为,台湾人民不想把权力全部给一个政党,但也没达到希望政党轮替的程度,这样的制衡是成熟的民主国家的表现。

对此,国民党国际部主任黄介正认为,台湾民众确实会自动执行制衡的策略性投票,但这也显示希望政党轮替的人数不少。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台湾人民虽然对于蔡英文的对外路线没有太大的意见,但对国内财政、房价、薪资等内政成效不满,所以这半年来希望政党轮替的声量一直很高,只是并未反映在总统选举上,而是反映在区域立委上。

他说:“台湾人民基本上,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太快,也不喜欢太慢,当行政部门慢的时候,他就会去投给可以加速的人,或者是当他觉得施政满意度很低的时候,就会去想到制衡。”

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政治评论员吴昆玉指出,过去4年里民进党是完全执政,民众发现没有适当的制衡下,一党独大没什么好处,所以选择了三党不过半。

他告诉美国之音:“台湾人民对一个政党长期执政,他是有相当的厌烦的,觉得政党应该轮替,但是在国安之下又不敢这么贸然轮替,使得台湾人民自己做了某一种的调配。”

吴昆玉认为,这次民众是在暗示给民进党一个小小的教训,暗示过去做得不够好,但还不至于到政党轮替,只是必须学会协调,这样的投票是很有智慧的。“就是这个独霸、这种威权的新心态,或者是威权的遗毒,必须去除。那么民主政治,它本身就是一个协调的政治,民进党也必须学会协调。”

蓝白合或绿白合 民众党或采取合纵连横

由于蓝绿两党皆未能达到国会过半,民众党的8席立委将成新国会的关键少数。

民众党主席、总统候选人柯文哲曾经表示,民众党过去4年在立法院是“不同的议题跟不同的人合作”,要“讲道理而不是搞意识形态”,像他在台北市曾分别跟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的副市长合作,因此不是一定跟国民党合作,也没有不能跟民进党合作。

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兼任副教授吴建忠认为,从过去在两岸以及内政议题的攻防观察,民众党(白)将更倾向于与国民党(蓝)合作。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民进党过去的蔡英文路线,还有所谓从世界走向大陆,或从大陆走向世界的这两种看法里面,我想议题的合作还有理念的合作上面,从光谱上面来讲,蓝白合作的机率还是比较高的。”

吴建忠表示,在过去许多理念的合作方面,民众党与国民党较相似,民进党则截然不同,这也会反映在三党不过半的立法院里立法院长的产生方式。

他说:“蓝白在针对立法院院长跟副院长的一个部分,可能会协调出一套的人选,而民进党应该会自行寻求推出自己的立法院院长跟副院长的人选。”

东京国际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河崎真澄则认为,民众党与民进党合作的可能性较大。他指出,前国民党秘书长宋楚瑜出走成立亲民党,但基本路线依然和国民党相似,等于是第二个国民党,也就容易合作,如今民众党与民进党也类似。

他说:“反国民党的一群人分裂后才变成民众党与民进党,虽然是称为第三势力,但基本上都是反对国民党的,所以民进党与民众党比较亲近,在立法院更容易合作。”

台湾中国国民党国际部主任黄介正指出,柯文哲的第一目标是维持民众党的存在,第二目标是把国民党逼到变成第三大党,民众党成为第二大党,所以暂时不会与民进党翻脸,但也不会事事配合民进党,而是会采用合纵连横的方式。

他说:“民众党它不会单靠一边,所以每一件事情它不会用结盟的方式包裹,它会是(基于)议题而跑来跑去,因为它的选民基础(electoral base)是有很多不满民进党的。”

黄介正认为,年轻的民众党需要资源才能维持存在,民进党也会用行政资源吸引民众党合作,例如在第一任内阁中安排几位民众党成员入阁,以此制约民众党在立法院的作为,但是民众党领导危机可能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

他说:“柯文哲他自己讲说民众党里面都是集体决策,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觉得柯文哲跟未来民众党的立院党团是什么关系,会决定未来国会很多运作。”

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吴昆玉指出,民众党要先解决党的权力分配,才有能力做关键少数。“那你的党主席有办法控制吗?那么请问其他的政党要要来谈事的时候,是要找你党主席谈呢?还是要找你党团谈呢?”吴昆玉认为,民众党内部权力的分配与控制,势必还要经过一番斗争。

三党不过半未必完全是负面影响

由于立法院三党不过半,加上有不少质询风格强烈的国民党立法委员首次进入国会,未来法案遭到抵制的情形可能会大幅增加,造成政府施政困难。

对此,前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吴昆玉表示,立法院中没有一个政党立委席次过半,反而可能让许多事情很好处理。

他说:“所有的政党,不论在朝在野都很清楚,我们就是得要好好乔,才能把事情办成,要不然我们三个大家都完蛋了,那所以反而比较愿意坐下来,好好谈事情。”

吴昆玉认为,比起在一党独大之下的立法院,反对党只要遇上执政党的施政或法案就一律反对,甚至出现丢面粉、丢水球等无理性的抗争,三党不过半反而促使所有政党都必须冷静思考,学会协调,未必是坏事。

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兼任副教授吴建忠认为,台湾已经是高度民主的国家,比起政党之间是否合作、如何合作,是否充分反映民意才是重点。

他说:“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柯文哲所秉持的所谓的公民的力量,其实我们看到在太阳花学运之后,并没有走出一条所谓公民力量的一个道路。”

吴建忠指出,无论选择在哪些议题上与谁合作,若是立法委员无法将主流民意作为问政的重点,民众还是很有可能重启公民运动。(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