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静芳的纸雕世界】檐下

0
329

作者:吴静芳

我有记忆时,家中常有大大小小的鱼蒌及鱼网,年轻的父亲虽然已迁居嘉义,但仍忘情少时海边的日子;每隔几日,父亲吃完晚饭,便拿着鱼蒌出门,夜深时又悄然归来,我总是在听到父亲与友人的谈笑中醒来,鼻中也闻到香喷喷的煎鱼香。

我会竖起耳朵听着房外的一举一动,童年的家很小,多半传来的是阿妈的干咳声,父亲的声音压低后,成为呢呢哝哝的低语,夹带一些豪爽的笑声,使我昏昏的又进入梦乡。

长大后,我偶而会回想起那些夜晚,我不记得我是否吃过父亲带回的鱼,青蛙倒是吃过不少,好像还有螃蟹、泥鳅等,这些美食与父亲是同等号的,父亲每次出门归来,我们就知道有好吃的。

我们尚小时,家中经济并不好,海鲜多半是抓来的,或是亲戚从东石送来,小孩又多,吃起东西来一下就盘底朝天了,父亲自己吃很少,却总是笑嘻嘻的看我们吃着,一付心满意足的样子。

后来家中经济开始转好,父亲也忙得没时间去抓鱼,只要一放假就到渔港去买一大蒌的当季鱼货,母亲便忙着调理,全家人吃得不亦乐乎!我们称之为幸福的滋味。

过几年,姊姊陆陆续续出嫁,父亲也过世了,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忘记全家人大啖螃蟹的画面,有一年,妹妹把当年的情景告诉妹婿,妹婿带着她到布袋港买了一大袋螃蟹回家里,虽不若当年,但仍令人雀跃的,我们几个围着吃,一面回想当年,往事不胜欷嘘。

千禧年秋,我完成了终身大事,蜜月时在普吉岛吃海鲜,我告诉外子小时候吃螃蟹的故事,回台湾后,外子也带我到布袋买了一堆螃蟹回我们的新窝吃;外子看我一面吃,一面提当年的琐琐碎碎,很认真的说:「妳喜欢,我以后再买给妳吃」。

我笑着点头。突然,一阵心痛,我要的真是这个吗?

思潮在心中汹涌,昨日历历。我终于明白:我与妹妹要的,其实不是真想吃螃蟹,而是对父亲的思念,还有全家团聚、一起共享的画面,那才是我们认为「幸福的滋味」。

对我们而言,父亲不仅是我们的中心,也是我们家的天,失去这片天的看顾,我们宛如失去方向的雁,茫然不知所措。许多年来,我们一直让自己沉溺在忧伤里,等待时间去消化它,然而檐下的鱼篓却不断提醒我父亲已不在的事实,只好学会把忧伤化为绵绵的思念,每看一次就温习一遍。

 

吴静芳纸雕作品〈檐下〉
◇ 作品年代:2000年
◇ 作品尺寸:28×23cm
◇ 作品简介:鱼蒌是参考真的「鱼蒌」编出来的,要注意的地方与「午后」一样,就是特别注意角度的问题。竹竿下的铁丝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