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日初天子 九、永远无法得到的人(3)

0
433
读者们,让我们轻读《日初天子》,跟着主人翁穿越时空,探险奇遇吧!(大纪元合成/Shutterstock/123RF/公有领域)

文/陈本瑛

王子觉得好像有一块石头,重重的压在胸口上,让他呼吸困难。他想到自己经成婚了,还能在这个行宫待多久?如果回到皇宫,是无法带着小初的,小初还能在自己身边多久?

王子起身,来到小初的房门口,轻轻拉了房门,月光洒在小初身上,王子靠近小初,将脸贴在她的脸上,亲吻了小初,王子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当他愈发克制不住自己时,小初醒了,她没有任何反应,眼神严厉的看着王子。

王子虽然有点惊吓,但是他不打算停下来,小初开始反抗,最后大叫一声「啊~~~~~~」这一声,像狮子吼一样,惊醒了行宫所有的人。

侍和子的房间离小初最近,她快速奔跑,拉开了门房,看到小初躲在一旁抱着被子哭,王子则坐在房间的另一角,背对着,所以侍和子无法看到王子的脸。

小初一看到侍和子,立刻冲过来抱住她,「侍和子!我怕⋯⋯」侍和子检查了小初的衣服和被褥,她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确定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接着,侍和子马上命宫女们赶紧带着小初离开房间。自己则在离王子一点点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

安静一会儿后,侍和子开口了,「王子,要不要接王子妃来行宫?毕竟,您⋯⋯也是正常的男人。」侍和子停了下来,等王子开口。 「闭嘴!不需要!」王子依然背对着侍和子。

这是侍和子打从王子出生,开始照顾他到现在,王子第一次对自己用如此不敬又情绪化的字眼和语气。侍和子没有不高兴,她了解王子,也许这是王子这一辈子最像普通人的时候了。

侍和子继续说,「王子您是这座行宫的主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您的仆人,喜怒哀乐,荣华富贵,都是您给的,您要做任何事,我们都不能反抗也无权过问,如果您真要小初,请等她成年了再说好吗?这是侍和子对您的请求。」侍和子给王子行了一个大礼后,退下了。

留下王子一个人在房里,王子看着自己刚才抚摸小初的手,双手红肿刺痛,发热得像被高温烫伤一样。王子之所以停止,并不是因为小初大叫,在小初大叫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发烫,像要烧起来一样的高温,那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可以承受的温度,烫得王子松手。可是刚才宫女们却可以抱着小初离开,并没有被小初的身体烫伤。

这一年来,不论和小初多么亲密的互动都没事,而今晚他却被小初烫伤了,那是因为他动了邪念、动了色欲,王子流下了眼泪。他终于明白了,小初虽然是为了他而来,却是他永远无法得到的人⋯⋯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王子一直避开小初,原因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内心后悔又难过,而小初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每天照常开心过日子。侍和子觉得自己那天对王子的态度已经有些许严厉,加上看得出来王子有些悔悟,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夕颜正在庭院浇花,她停了下来,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心里想着,王子那天进去小初房间的场景,王子是真的喜欢小初。不论在宫里、宫外,所有人都将高高在上又俊美的王子,当成神明一般的崇拜,王子的聪慧、独特,他的一言一行都使人钦佩。

但唯独在小初的面前,他成了一个普通男人,一个为了爱控制不住情感的男人,他爱的女人,却傻呼呼的什么都不知道。王子为了她多么烦恼,而她却依然不知不觉,傻呼呼的过日子,想到这里,她心里泛起了一丝丝对王子可恨又可怜的情绪。(未完待续)──转自大纪元

 

作者简介
陈本瑛|2001年,任职于新唐人电视台制作部,2004年在《娱乐新干线》节目担任台湾娱乐记者,2010年节目转型《韩流世界》,因接触韩国流行文化,开启了对写作的兴趣,2016年首部小说作品《雪伦公主》以韩国偶像团体为灵感。已发表《梦回大唐》、《日初天子》。现职台湾大纪元时报娱乐记者。

发表评论